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雨化成田 > 正文 完結

                                      正文 完結

                                      作品:雨化成田 作者:悠悠仙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化田身?下的魔紋,派派后花園然后再次加快了速度。

                                          “哈啊!!!!!”一聲高昂的尖叫后,雨化田高昂的尖叫著,痙?攣著噴出一股白?濁,然后癱倒在了斯特凡的懷中。

                                          而斯特凡也在他的帶動下,釋放出來了……

                                          34章

                                          34、坑爹的完結

                                          徹夜的荒唐,即使對血族來說也是很累人的。

                                          身體在輕微的搖晃,耳邊有馬蹄聲。當雨化田睜開眼時,他們已經離開了西寧府。

                                          “醒了?”頭上傳來熟悉的問候語,淡然的聲調一如既往,漫不經心卻又帶著絲關心。

                                          仰頭往后看,雨化田這才發現自己似乎是枕著某人的大腿,他坐起身,身上的毯子滑落至大腿處,毯子下的身體上,是他平日喜愛的銀色的常服,也不知是什么時候換上的。

                                          “我睡了多久?”隨手把散落的長發,雨化田打量了下四周,奢華享受的布置,這是他們的馬車。

                                          “大概一天了。”斯特凡從暗格中取出梳子,

                                          貼了上去,把人拘在懷里,動作略帶笨拙的幫他梳著長發,“我們已經出了西寧府。”

                                          “怎么這么快?”雨化田不解,“那個脫脫的事已經處理完了?”

                                          “一個貪財的知府,你以為他們能查到什么?那王德只查到了花魁是怎么被掉包的,至于其他,哼。”斯特凡對王德的辦事能力很不滿意,所以他已經撤了他的官職,剩下的就交給刑部去處理了。

                                          “那個女刺客呢?”

                                          “已經讓錦衣衛押解回京了,她可是慶親王謀反的證據。”斯特凡梳好了頭發,挽成發髻,拿了發簪束好,“好了。”

                                          馬車上沒有鏡子,雨化田也不知道他究竟弄得怎么樣,只伸手摸了摸,還算牢固,“你就不怕她逃了?那刺客的武功可還算不錯。”

                                          “被挑了手筋腳筋又廢了武功,你覺得她還能逃嗎?”斯特凡的語氣就像是在說“今天天氣不錯”一樣平常,半點也沒有在意自己話里的意思對一個武林高手是多么大的懲罰。

                                          一個膽敢謀朝篡位的人注定了要死于酷刑,現在不過是略施薄懲罷了。

                                          “哦?”雨化田扭頭看著他,一臉興趣,“我還以為你會把那刺客留下來呢,昨兒個不是看她跳舞看得連眼睛都不會眨了。”他說這話時,微酸的味道飄滿了車廂內。

                                          “她再美比得過你嗎?朕的心肝寶貝開心果~”斯特凡戲謔的親了親他的臉頰,“看來昨晚的教訓還是沒讓你學乖呢,要不等咱們回京了,再好好玩玩?這次朕可得讓你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才好。”

                                          雨化田的臉一陣兒紅一陣兒白的,又羞又氣,“不許!”

                                          “不許?朕看你昨晚上那么快活,怎么這會兒就不許了呢?”斯特凡繼續笑,伸手抱住他的腰,在他開口前繼續道:“不過寶貝兒說不許,那就不做好了。”下次換個花樣兒就是了。

                                          聽他放棄了那荒唐的想法,雨化田松了口氣至于又忍不住狐疑起來,“皇上何時這么好說話了?”

                                          “朕當然不好說話,不過既然是寶貝兒的要求,朕當然會聽了。”斯特凡用下巴磨蹭著他的頸窩,角度正好的咬了咬他的耳垂。

                                          對男人的話,雨化田心里一陣悸動,他抿了抿唇,決定不再繼續這個話題,“慶親王那兒你打算如何辦?他龜縮在關外,如果你下旨治他的罪,恐怕他不會聽吧。”

                                          “不聽就打。”斯特凡不以為然,不過是個渺小的人類罷了,“不過一塊封地,朕的大軍殺過去他還怎么還手?”

                                          “那你現在還這么急的趕回去,怎么?怕他狗急跳墻?”雨化田斜睨一眼,漂亮的桃花眼更顯魅惑誘人。

                                          “別這樣看著朕,朕會想吃了你的。”斯特凡壓著嗓音道,說話時還把人往自己有了反應的某處按了按。

                                          雨化田一僵,臉上閃過一絲羞惱,“你這家伙怎么何時何地都能發·情,下流。”

                                          “朕就只對你下流。”斯特凡嬉笑。

                                          “哼。”雨化田一臉不屑,卻是不再說什么,安安靜靜的任他抱在懷里,舒服地靠著身后寬厚的胸膛。

                                          斯特凡沒看到他的表情,只以為他不信,繼續道:“朕說真的,這后宮佳麗三千,除了你朕可一個都沒碰過。”

                                          雨化田一怔,神情間有了些松動,他轉了個身,面對著斯特凡,“一個沒碰?我可不信,上次你不就去了萬貴妃那兒?還害的人家生了病,怎么?那個就不算了?”

                                          “呵呵?你在意?”斯特凡笑問,眉宇間透著股高興。

                                          “皇上知道我素來愛潔,用過的東西被人碰了,總感覺不太舒服。”雨化田瞇著眼睛,高傲地說道。

                                          “用過的東西?是說朕呢還是那個萬貞兒?”斯特凡捏了捏他的鼻尖,懲罰他把自己比作東西。

                                          “你說呢?”雨化田朝他輕輕一笑,不回答。

                                          斯特凡搖了搖頭,決定不再理會這個問題,“那夜朕不過是用催眠術,讓她產生了幻覺,并沒有碰她。”

                                          雨化田一聽,立刻就高興了,不過旋即他又想到了其他的問題。

                                          一手拉著斯特凡的衣襟,雨化田盯著他的眼睛認真的說道:“我剛剛說了我愛潔,皇上以后要是敢亂來,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不客氣?你想怎么樣?”斯特凡看著他一臉兇狠的樣子,卻只覺得可愛。

                                          “我啊,就——”他的手在斯特凡的下半身比了一下,笑得溫柔無比,“閹了你。”

                                          斯特凡打了個寒顫,只要是雄性對這個就沒有能免疫的,“那你可要好好看住了。”說這話時,他的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血族的再生功能可是超乎想象的,不過雨化田這么介意,斯特凡自然也不會打擊他。

                                          認為自己搬回了一城的雨化田心情不錯,勾著他毫不吝嗇的賞了個熱吻。

                                          ************************************************************************************

                                          因為行蹤泄露,斯特凡不得不提早回京,他們的馬車每日總是用最快的速度奔馳著,不過半個月就回到了京城。

                                          馬車駛進了城門,看著那些守著馬車的錦衣衛,即使他們只是便裝,所有人也知趣的避開了,這里是天子腳下,會識人是他們最基本的生存技能。

                                          京城依舊是那么熱鬧,來來往往的百姓絡繹不絕,站在街頭你能看到民生百態,無一相同。

                                          因為四周的人多,馬車的速度自然就慢了下來,斯特凡掀開簾子的一角,看著窗外的街景。

                                          “上次我們出來沒呆多久就回去了,下次有時間再一起走走如何?”斯特凡回頭朝雨化田問道。

                                          靠著靠枕昏昏欲睡的雨化田睜開惺忪的雙眸,看了看他,輕哼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他這些日子每天晚上都被斯特凡折騰慘了,無奈之舉抵不過人家,晚上避不開也就只能白天補眠了。

                                          這也倒是合了血族晝伏夜出的習慣了。

                                          馬車出了鬧市駛進大明門向承天門駛去,守門的人見了從車上拋下的牌子,不敢攔路,更別說檢查了,目送著馬車進了皇城。

                                          皇上回宮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后宮現在幾位主事者的手上,太后帶著皇后去看望兒子,還帶上了小皇子。

                                          這是斯特凡第二次見到這個便宜兒子,依然小小的一個,但長了肉的小臉看起來更加可愛,臉色也很好,心里倒也多了份喜歡,決定好好培養,以后也有人接自己的班。

                                          他不可能永遠留在這里做皇帝。

                                          “皇上這一出去就是幾個月,總算是回來了。路上可出了麻煩?最近外面可不太平。”太后詢問道,隨著脫脫被押解回京,慶親王謀反的事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太后這幾日老是提心吊膽的,現在見到他回來了,自然也就松了口氣。

                                          “出了點小麻煩,不過已經解決了,母后不用擔心。”斯特凡一臉溫和的安慰道。

                                          “哀家怎么能不擔心,你皇叔當年就是因為謀逆之罪被先皇流放關外,本以為先皇仁慈他也定當會有所感悟,沒想到這么多年了,他還是沒放棄,竟還派了刺客。”太后說這話時,一臉恨意。

                                          “朕已經下令討伐皇叔了,母后不必太過憂心。”斯特凡柔聲安撫道。

                                          就會裝模作樣。站在一邊靜默不語的雨化田見到他那溫文爾雅的樣子,在無人注意的角落不屑的撇了撇嘴。

                                          斯特凡又安撫了太后好一陣,又同皇后說了幾句,夸了夸小皇子,才以需要休息為由送走了她們。

                                          斯特凡站在殿堂口,看著遠去的背影。

                                          “看什么呢?”雨化田來到他的身后。

                                          “雨化田。”斯特凡伸手攔住他的肩。

                                          “嗯?”雨化田微愣,抬頭看他。這是斯特凡第一次叫他的全名。

                                          “我給你這世間最高的權利,讓你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等你玩夠了,我帶你走遍這個世界,游山玩水,看日出月落,可好?”斯特凡低聲道,他并不喜歡應付那些渺小的人類。

                                          大殿里一片寂靜。

                                          良久,雨化田才道:“你就不怕遺臭萬年?自古寵信奸佞的皇帝可都是被叫做昏君的。”

                                          斯特凡不以為意,“便是遺臭萬年又如何?這本就不是我的名字,我又何須在意?你只要回答同意還是不同意。”即便是世人眼中的人是他,斯特凡也不會在意螻蟻的目光。

                                          這個世界,能讓他關注在意的,只有雨化田。

                                          “……嗯。”

                                          輕輕的一個頷首,代表的就是永世不滅的相依相偎,他們的感情或許還沒有那么深刻,卻已經開始萌芽,茁壯成長著……
                                      湖北11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