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紅樓旁觀的平淡生活 > 正文 完結

                                      正文 完結

                                      作品:紅樓旁觀的平淡生活 作者:落花菩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的有孕,自是惹來多方的關注。北靜王爺和王妃自是不必說了,高興的合不攏嘴,逢人便說自己要做祖父祖母了,此舉讓被糾纏到的人很是無語。你說誰家還沒有個孫兒孫女的,至于像得了什么寶貝似的,吵嚷的天下人都知道?不過想到王府人丁單薄,也就理解了他們此時的心情,任憑他們在耳邊絮絮叨叨了。

                                          相比較王爺夫妻的不著調,其他人就實在的多了。凝煙得知女兒有孕后,趕緊將自己前世的經驗寫下來編成冊子,交給女兒閱讀參考。士隱父子則按照凝煙的吩咐,搜羅了不少珍稀藥材制作成補身丹藥,讓甄珠不時的服用。

                                          而太后見自己最疼愛的孫兒終于有了子嗣,豈是開心可以形容的。老太太當即叫來皇后,讓她從宮中找尋最有經驗的接生婆子及嬤嬤,提前到王府伺候世子妃。

                                          韓皇后見此著實好笑,這侄媳婦不過才兩個多月的身孕而已,如此之早的預備這些伺候之人,皇后可以預料到甄珠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太好過了。不過深宮寂寥實在是沒什么可以消遣的,閑來無事看看這些晚輩的笑話倒也算是個解悶的好法子。

                                          沒了德妃、賢德妃的深宮恢復了往日的平靜,韓皇后沒了那些糟心事,性子也活泛了不少。再說她也是個聰明之人,知道太子將來還要靠水溶及甄家兄弟的大力輔佐,對甄珠多加照拂自是百利無一害的。

                                          是以韓皇后按照太后的吩咐,精心挑選了幾個身家清白,精明能干的嬤嬤和接生婆,連帶著太后及自己的賞賜一股腦的送到了北靜王府。

                                          果不其然,那些兢兢業業的嬤嬤們到了王府,水溶與甄珠便開始了水深火熱的生活。且不說甄珠的一舉一動皆有嬤嬤們緊盯著,絕不許有任何超出尺度的大動作,就連吃食也是精挑細選后按量食用。這讓頗為挑食的甄珠苦不堪言。yueduwu.

                                          相對于甄珠的這些苦楚,水溶才是最悲慘那個。小夫妻情深似海如膠似漆正是難舍難分之時,卻不想被嬤嬤們以情難自控怕傷了腹中胎兒為由被分隔開來。可憐水溶在每個夜晚可憐兮兮的望著甄珠的臥房難以入睡。時日一久,欲求不滿的水溶不免脾氣暴躁起來,這讓一直關注夫妻二人的那些無良之輩,著實瞧了熱鬧樂得不行。

                                          就在水溶快要達到爆發的臨界點時,那些嬤嬤們終于開了金口,言說過了危險期允許夫妻團聚。這下水溶如逢大赦,激動地跑到臥房抱住甄珠喜不自勝。那些丫頭們被他突然的舉動嚇得不行,唯恐他毛手毛腳的傷到甄珠和胎兒。待看到水溶看似魯莽實則小心的行為后,才放下心來含笑離開,將此地留給了二人。

                                          是夜,小夫妻自是親熱了一番。小別勝新婚,那甜蜜的滋味著實讓二人沉侵于此,纏綿不休。將手輕放在甄珠的腹部,感受著胎兒的氣息,小夫妻相視而笑。這是他們愛情的結晶,血脈的延續,甄珠此時才真正感受到在這個時空有了根的感覺。

                                          在凝煙的保駕護航下,甄珠終于在七個多月后生下一個大胖小子!這個帶著眾人期盼的孩子甫一降臨,便成了皇宮內外幾家人的寵兒。除了百日之前,水溶與甄珠還能不時的看到孩子外,之后的日子這對父母壓根就摸不到孩子的邊。看著簇擁在孩子身邊的老老少少,小夫妻也只能搖頭苦笑。

                                          光陰倏忽,轉眼即逝。在歡聲笑語中不知不覺的便到了洪慶二十年。因朝堂之上已經風平浪靜,忠順王爺也只是茍延殘喘再翻不起大浪,士隱與凝煙便有了隱退之心。

                                          在功成身退之前,自是要為兄弟倆操持完終身大事,二人才能放心的離開。因再過幾個月,黛玉的孝期便滿了。凝煙便想著在此之前為甄文挑選一門親事,待黛玉除孝便可一起完婚。兄弟倆本就是雙胞胎,一同成親既方便也熱鬧,倒是極不錯的法子。

                                          甄家兩兄弟少年有為,家世清貴,且又生的清俊無比,自是成為不少人家乘龍快婿的不二人選。再加上甄家有著不納妾的家規,更是讓那些閨閣千金趨之若鶩。

                                          只是兩兄弟中甄逸已有了婚約,那些小姐羨慕黛玉之余,皆把目光聚集到了甄文身上。有那性急的唯恐被別人搶了先,便托了相熟之人先來探探口風。

                                          士隱夫妻對于兒媳的要求并不高,一切皆以兒子的意愿為主。畢竟與其相伴一生的不是父母,而是相濡以沫的妻子。

                                          夫妻二人叫來兒子商議此事,凝煙正色說道:“文兒,此事關乎一生的幸福,你定當慎重才是。既然做出了選擇,便要相互扶持,白首到老。這世道對女兒家甚是苛刻,切莫要負了人家,毀了她的一生。”

                                          甄文鄭重的回道:“母親且放心,兒子不是那寡情薄幸之人。自是如父母那般情深意重,相守百年。”

                                          凝煙見兒子如此,欣慰之余便詢問他可有中意之人。此話剛一問出,老成持重的甄文便羞澀起來。士隱與凝煙相視而笑,看來兒子心中怕是已有人選了,這倒是免了他們的一番辛苦。

                                          在夫妻二人的追問下,甄文才期期艾艾的說出了內情。原來他的意中人不是別人,竟是東平郡王之女,明月郡主!

                                          這明月郡主楚玥婷年方十六,恰與甄文幾人同年。凝煙因與郡王妃是好友,自是對其熟悉的很。此女相貌不過清秀而已,品性倒還是不錯的。夫妻二人對兒子的選擇頗為好奇,便一再詢問其中原委。

                                          在甄文的描述中,二人才了解了此事的來由。原來甄家兩兄弟同東平世子楚燁霖是至交好友,相處久了自是知根知底。楚燁霖本就極為欣賞兩兄弟的為人與才學,便有心選其一作為自己的妹夫。

                                          于是他經常在兩兄弟面前,裝作不經意的談起自己兄妹之間的瑣事,引起二人的注意。豈料當時甄逸因一腔心思全在黛玉身上,而甄文更是不懂情為何物,直叫楚燁霖的一番苦心付諸東流了。楚燁霖見兄弟二人不為所動,便以為二人對自己的妹妹無意,便漸漸地歇了這個心思。

                                          不想,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就在楚燁霖以為此事無望后,此事竟峰回路轉有了轉機。

                                          原來有一次,兩兄弟與水溶護送甄珠及黛玉去城外道觀還愿,恰好遇見一窮苦民婦因沖撞了一位貴婦的轎子,而被其家丁護衛圍著毆打。就在他們想著上前干預此事時,就見到已有人上前處理了此事。而這二人就是同來上香的楚燁霖兄妹。

                                          因都是世家同好,自是不會避忌太多,于是兩起子人湊到一處好生游玩了一通。也就是在此期間,活潑善良的楚玥婷便在甄文的心中留下了印象。以往聽到的那些關于她的事情也在腦海里漸漸清晰起來,心里也不時的回想起她的一舉一動。直到有一日茅塞頓開,這才發覺自己已用情至深了。

                                          聽完甄文的講述,士隱夫妻感覺到兒子是真的喜歡明月郡主,自是要為兒子達成心愿了。兩人立時便請來北靜王爺做冰人,前去東平郡王府提親。王爺與兩家皆是好友,自是樂見其成,遂興高采烈地去了。

                                          甄文的才學人品有目共睹,那郡王自是極為滿意,當即便應允了婚事。郡主聞聽此事,也是心中喜歡。她早就從哥哥口中得知了甄文的才華出眾,再加上前番遇見之時,看到他的風華氣度,自是芳心暗許了。只是自己容貌平庸,怕是與其無緣,為此她很是惆悵了多時。豈料如今卻夢想成真,她真是覺得如在夢中一般。

                                          兩家既已結成秦晉之好,接下來的程序便順遂簡單的多了。因著兩兄弟同時成親之故,接下來的幾個月甄家、林家。王府、郡王府便忙了個昏天黑地。皇上與太子聞知此事,也插了一腳。于是兄弟倆的婚事便著實熱鬧起來,讓京城百姓很是羨慕嫉妒了一番。

                                          待諸事準備妥當,恰好黛玉孝期已滿。等到了選定的良辰吉日,兩兄弟便開開心心的迎回了自己的心上人。這轟動了大半個京城的婚禮,直到多年后,仍被人津津樂道不時的提起。

                                          自兄弟倆成親后,兄友弟恭、妯娌和睦,甄家一派祥和景象。士隱與凝煙見此自是徹底放下心來,便決定辭官歸隱。

                                          洪慶帝接到士隱的辭呈本不想應允,奈何當初請士隱重新出仕之時早有承諾,等朝中風平浪靜之際,便是放他歸隱之時。如今忠順王爺大勢已去,再無余力與太子抗衡,便沒了挽留的理由,最終只得答應了士隱的請求。好在太子身邊尚有甄家兄弟輔佐,也算有得有失損失不大。

                                          士隱與凝煙花了幾日時間,將府中的事務交代給兩對小夫妻。又一一拜別了眾位好友及親家,便在幾個子女的相送下離開了京城。兩人先回到姑蘇老宅,將家業重新做了整理,除了留下子孫將來的用度外,其余的皆捐出救濟窮苦百姓。待這些瑣事料理完畢,便又去辭別了封家一行人。

                                          等從封家出來,夫妻二人再無牽掛,便相攜著游歷名山大川,尋仙訪道去了。此一去便是二十余年,除了期間因黛玉與郡主懷孕產子回來幾次外,其余時間再沒回到京城。

                                          北靜王爺等一眾老友曾多次派人尋找他們,奈何二人神龍見首不見尾,實在是追尋不到他們的行蹤,最終不得不歇了這心思。

                                          二十四年后,士隱夫妻在一次游歷中罹難,甄文、甄逸為父母舉辦了隆重的葬禮,士隱夫妻這才徹底消失在了世人的視線之中。

                                          洪慶二十二年洪慶帝退位,太子登基為帝改年號為嘉佑。而甄家兩兄弟與水溶、楚燁霖、梅致遠、崔英、封子寒等七人輔佐皇上將云朝治理的政通人和,路不拾遺,達到巔峰盛世。而“嘉佑七杰”也名垂青史,為后人敬仰。

                                          多年后,甄家兩兄弟已是兒孫滿堂。甄文與郡主育有一子一女,郡主壽至六十三歲去世。而甄文在料理完發妻喪事后,便不知所蹤了,后人無法只得將他的衣冠與郡主合葬。

                                          而甄逸與黛玉竟在五十九歲之時同時辭世,讓人為他們的夫妻情深感慨不已,傳為佳話。兩人膝下有二子,一個延續了甄家血脈,另一個則過繼到安樂侯府,承繼了林家的香火,讓林家得以后繼有人。

                                          至于水溶甄珠夫妻,則長壽的多,直活到八旬之上才無疾而終。北靜王府子孫繁衍,綿延了幾百年猶未斷絕。且歷代才人輩出,成為世人尊敬的世家大族。

                                          ……

                                          九重天外的飄渺仙境中,琳宮貝闕、玉宇瓊樓,在五色的云霧中若隱若現,端的是神仙洞府神秘而清幽。那園中奇花開爛熳,百鳥囀清幽。青鸞仙鶴雙雙舞,白鹿丹麟對對游。好一派祥和的仙境風光。

                                          一個身著青衣的女子站在云霧繚繞的入口處,望著駕云而來的幾個年輕人,施禮笑道:“幾位師兄此番游歷倒是耗時不少,看師兄面露喜色,必是收獲頗豐,度人無數。寧雅好生羨慕,在此恭喜各位了!”

                                          仙衣飄飄的甄珠笑道:“師弟忒的自謙了,你的修為進展神速,假以時日定會大成,實不必羨慕我們。”

                                          張寧雅微笑道:“多謝師兄夸獎,我自會努力的。師傅他們已久候多時,師兄們還是隨我趕緊回去拜見才是。”

                                          幾個年輕人嬉笑著隨她向琉璃寶殿而去,路途中,寧雅悄悄拉住黛玉問道:“看大師兄他們如此興奮,莫非……”

                                          黛玉笑道:“可是呢,此番游歷恰好得知水義兄及楚表嫂歷經十世苦修,不日即將飛升。他們夫妻分別了近千年,眼看就要團聚,自是心中喜悅了。”

                                          寧雅恍然大悟,心中也為他們高興不已。一行人加快腳步向大殿而去。

                                          那仙云繚繞之處已有一對仙風道骨的男女在翹首以待了……

                                          【完結】
                                      湖北11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