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愛情三溫暖 > 正文 完結

                                      正文 完結

                                      作品:愛情三溫暖 作者:曉叁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見她沒事,雷翼微微勾勒起嘴角,跟著倒在她懷里。

                                          由於雷翼的身份敏感,受的又是槍傷,手下火速將他送回奔雷盟,讓盟里專屬的醫生為他急救。

                                          在急救的過程中,無憂始終一臉蒼白,不發一語的注視著手術室的門。

                                          幾乎是手術室的門一打開,她便沖上前去,激動的抓住醫生的手臂,焦急的追問雷翼的情況。

                                          一旁的簡仲磊等人盡管心急,但是乍見她神情激動,全然不似平日那般冷漠,卻也都不免愕然。

                                          由於子彈穿過肩膀,并未擊中要害,雷翼幸運的撿回一條命。

                                          聽到他沒事,無憂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

                                          推開房門,映入無憂眼簾的是一片深沉的黑,讓人感到一股莫名的心酸。

                                          這是無憂第一次踏進雷翼的房間,不過她并沒有多余的心思去細看,她所有的注意力全專注在床中央的男人身上。

                                          坐在床沿,看著仍處於昏迷狀態的雷翼,她的一顆心不由自主的糾結在一起。

                                          她作夢也沒有想過,這個曾經讓她痛不欲生的男人,會在她最危急的時刻挺身為她擋下子彈。

                                          “為什么?為什么你要這樣做?”她對著昏迷中的雷翼喃喃自語。

                                          他明明是恨她的,就像她一樣,他們是互相仇恨的兩個人,他根本就沒有理由奮不顧身來保護她。

                                          “告訴我呀!你為什么要救我?我從來就沒給過你好臉色看……”無憂的語氣聽起來迷離而縹緲。

                                          床上的雷翼臉色蒼白,對她的話毫無反應。

                                          她望著雷翼,癡癡的又說了些話,眼睛不經意一掃,瞥見床頭擱了幾張紙,直覺將它們拿了過來。

                                          她一眼便認出是雷翼上回從醫生手中接過去的課程表,另外幾張則是尚未填妥的報名表。

                                          看著手里的表格,她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在醫院,雷翼讓她先回車上休息,自己帶著兩名手下離開的景象。

                                          難道他是去幫她拿報名表?無憂恍然大悟。

                                          注意到床頭上還擱著一本書,無憂拿起來一看,居然是本書名叫關於孕婦的書!

                                          她整個人為之一震,一股熱流梗在喉嚨里,讓她完全發不出聲音來。

                                          同一時間,雷翼這些日子以來對她的種種付出,像走馬燈似的在她腦海里逐一掠過。

                                          無聲的,眼淚滑落她的臉頰。

                                          這一刻,她終於明白,床上的男人是多么的愛她。

                                          雖然他總是冷著張臉,不夠溫柔也不懂得說甜言蜜語,但是他卻以著自己的方式,默默的、執著的愛著她。

                                          這樣的愛或許笨拙、或許木訥,卻深刻到足以令人痛徹心扉。

                                          無憂怎地也沒有料到,在雷翼冷酷的外表下,居然藏著顆不善表達的心。

                                          想到自己為了盲目的仇恨,無視於他種種的付出,她的心痛得幾乎要撕裂開來。

                                          天啊!任無憂,你到底做了什么?居然對這樣一個深情為你付出的男人視若無睹,你怎么能夠啊?

                                          緊緊抱著懷里那本書,她眼眶里的淚早已決堤。

                                          直到一只手掌貼上她的臉頰,她整個人一顫,倏地轉頭望向床上的雷翼。

                                          他蒼白的臉上寫著心疼,手掌虛弱的為她拭淚,“別哭……”

                                          短短的兩個字,讓她完全崩潰了。

                                          即便是這種時候,眼前的男人心里牽 掛的還是她,身為一個女人,她還有什么好求的呢?

                                          避開他受傷的肩膀,無憂一把抱住他,“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嘴里不斷訴說著她的歉意。

                                          褪去仇恨的兩顆心緊緊地貼緊對方,這一刻,它們終於彼此相屬。

                                          ※※※

                                          房間里,雷翼坐靠在床頭,肩膀上的槍傷正迅速復原中。

                                          簡仲磊等人剛剛進來跟他報告,已經將嚴長泰跟泰聯幫全給剿了。

                                          只不過他們跟雷翼報告的消息,卻遠遠不及雷翼丟給他們的消息要來得勁爆。

                                          雷翼居然要他們在道上放出消息,說他槍傷不治死了,同時將奔雷盟旗下所有的事業,全部交給他們四人共同打理。

                                          “老大!這——”

                                          簡仲磊等人才要開口,無憂在這時端著餐盤進來。

                                          “照我的話去做。”

                                          無憂不解的看著簡仲磊他們,不明白他們的臉色為什么那么震驚。

                                          見他們仍然站著不動,雷翼命令道:“全都下去吧!”

                                          簡仲磊四人只得退了出去。

                                          直到門被重新帶上,無憂將餐盤放在床邊的矮幾上,跟著在床沿坐了下來。

                                          “怎么回事?他們看起來好像很震驚,是不是盟里出了什么事?”

                                          “別瞎猜。”他一語帶過。

                                          換做以前,無憂只會聽到他的冷淡,但是如今的她知道,不想讓她操心才是隱含在他話里的真意。

                                          “我不想看你受傷。”每每只要一想到雷翼在自己懷里倒下的那一幕,她的心還是會忍不住心悸。

                                          看著眼前的女人真心在乎他,雷翼心中再無仇恨與絕望。

                                          一手撫上她的臉頰,雷翼鄭重的對她承諾,“今後,你再也不會看到我受傷。”

                                          無憂眼眶一熱,并沒有說話。

                                          “怎么啦?”

                                          無憂搖搖頭。

                                          雷翼伸出一手攫住她的下巴,“告訴我,怎么回事?”

                                          看著眼前這個令她疼到心坎里的男人,無憂突然一把抱住他,“答應我!再也不要在我面前倒下。”

                                          直到此刻,心愛的女人抱著他微微的顫抖,雷翼才深深體認到,自己遭到槍擊一事在她心里烙下多大的陰影。

                                          他同樣緊緊的環抱住她。

                                          感覺到她眼眶里的熱淚滴落在自己的臂膀上,為了引開她的注意力,雷翼於是唱反調,“任何事我都可以答應你,唯獨這件不行。”

                                          無憂倏地推開他,“你剛剛明明已經承諾我……”

                                          盡管知道處在黑社會里本來就沒有絕對可言,她還是希望能從雷翼嘴里求個保證,多少能讓她心安。

                                          雷翼突然一臉正色,“我可以不受傷,卻無法不在你面前倒下。”

                                          無憂聽胡涂了,不明白兩者有何不同。

                                          他一個轉身,將她輕柔的壓倒在床上,“我要不在你面前倒下,我會過得很痛苦。”

                                          “痛苦?”

                                          “不倒下的話,我如何能對你……”雷翼眼底閃過一絲狡獪,未完的話在她唇邊隱去。

                                          會意過來的無憂兩頰驀地泛起紅暈,想抗議,可惜嘴巴被他給封住了,抽不出空來。

                                          尾聲

                                          屏東一處偏僻的鄉鎮,一家便利商店前,雷翼正將剛送到的貨物一箱箱搬進店里。

                                          無憂挺著個大肚子站在店門前,心疼的想幫忙,可惜他卻不讓她動手。

                                          “你乖乖坐在這里等我。”雷翼為她找來一張椅子,拉她到屋檐底下坐著。

                                          她知道他疼她,“可是,人家想幫你。”

                                          哪里料到,雷翼卻正經八百的回答她,“那好吧!你就坐在這里幫我加油。”

                                          當下,無憂隨即意識到自己被整了。

                                          “討厭啦你,人家跟你說真的。”

                                          舍不得再逗她,他彎身在她額頭親了一記,“乖,聽話。”

                                          她立刻被雷翼的男色給收買了。

                                          只不過一見到他又要動手搬貨,她心中一時有感而發,“如果不是因為我,你就不用這么辛苦了。”

                                          為了她,他從呼風喚雨的黑道大哥,變成一個平凡的男人。

                                          知道心愛的女人又在鉆牛角尖了,雷翼回過身蹲在她面前,“胡說!如果不是因為你,我的人生根本就毫無意義。”

                                          對別人而言,放棄唾手可得的權勢與財富或許可惜,但是對雷翼而言,那些東西根本一文不值。

                                          直到無憂的出現,他才終於明白,原來在他內心深處渴望的,其實是個完整的家,以及一個讓他孤寂的心得以依偎的伴侶。

                                          “我愛你!”無憂輕吐愛語。

                                          一如往常,雷翼又忍不住欺身想吻她。

                                          擔心大庭廣眾之下惹人側目,她連忙提醒他,“你該去搬東西了啦!”

                                          求歡被拒的雷翼只得摸著鼻子,乖乖回頭搬起三箱飲料往店里頭走進去。

                                          三名附近閑來無事剛巧經過的小混混一看到無憂長相清麗,一個人坐在店門外,隨即朝她走了過去。

                                          以為客人上門,無憂立刻扯開笑容招呼道:“請問要買什么嗎?”

                                          三名小混混沖著她不懷好意的打量。

                                          “姊姊長得這么漂亮,一個人坐在這里賣東西實在是太可憐了,不如跟我們一塊去兜風吧!”

                                          意識到眼前三個小混混居然想泡她,無憂忍不住有冷哼的沖動,不過有人的反應比她更快。

                                          “你們在干什么!”喝叱聲落下的同時,只見雷翼一臉殺氣的立在店門前。

                                          三名小混混當場被雷翼的氣勢所震懾,說起話來變得結巴。“我……我們……”

                                          “翼,算了。”無憂阻止丈夫的同時,回頭對三個小混混斥道:“你們還不走?”

                                          聽到這話,三名小混混如獲特赦,拔腿就跑。

                                          沒能教訓那三個膽敢輕薄他老婆的小混混,雷翼看來頗不甘心。

                                          “你不該阻止我。”

                                          無憂皺了下鼻,可愛的道:“誰阻止你了,人家我是不想讓別人打攪到我跟我老公獨處。”

                                          雷翼聽了果然很受用,他圈住無憂,“誰要敢再來打攪我跟我老婆……”

                                          他話才說到一半,就被冬奇給打斷,“爹地!”

                                          只見任氏夫婦跟楊麗紅,三人帶著剛從幼稚園放學的冬奇往便利商店走來,旁邊還跟著有些發福的小胖。

                                          “你就怎么樣?”無憂糗著他。

                                          冬奇已經張開雙臂跑向雷翼。

                                          雷翼蹲下去一把抱起兒子無奈道:“我就只好抱他了。”

                                          斜陽下,雷翼一家人幸福的歡笑著。

                                          只不過稍早那三名小混混可就沒那么幸運了。

                                          在一處沒人注意的角落里,幾名壯漢將三人團團圍祝

                                          “臭小子,我看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連大嫂也敢調戲……”

                                          看來,有人要倒大楣了。
                                      湖北11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