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间留香 > 正文 第四十四章:选举新正副教主

                                      正文 第四十四章:选举新正副教主

                                      作品:花间留香 作者:苍穹双鹰 字数:2859926 下载本书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四十四章:选举新正副教主

                                          如烟满肚子的话全部都倒了出来,这些话是刘峰连想都没有想到的,原来如梦早就和如烟说好了,等刘氏上市后,她就带着他去过他们想要的生活,可是命运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啊!

                                          因此,如烟的话再次让刘峰对人生产生了极消极的看法,让他对因果报应有了更深切的体会,这是老天爷在惩罚他,他贪图得太多,索取得太多,所以相应的也会失去很多,而不管你有多少,还是缺多少,最后的结局无非是一坯黄土而?#36873;?br />
                                          ?#25226;就罚?#21035;哭了,伤身子啊!你在香港就已经哭得够多了,还有好多事要你来处理呢!这都是命啊!?#20445;?#26611;童心疼地将如烟搀了起来。

                                          琴琴?#33485;?#19968;旁抹着眼泪。

                                          刘峰冷静地说道,“如梦,都是我害?#22235;悖?#27809;有我,你会活的好好的,没有我,行长不会死,没有我,岳父苏凡不会死,没有我,郑彪不会死,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我就是害死你们的凶?#37073;?#22914;梦,你放心,我会陪着你的,这里多冷啊!多凄凉啊!我好心疼好心疼让你一个人在这里”。

                                          刘峰的话让如烟她们大吃了一惊,如烟赶紧将他搂着了,哭道,“宝贝,你别吓姐,你没事吧!我们回去吧!姐把这些?无?#30475;恚?#23567;说 m.quledu. 话说出来了,心里好受多了”。

                                          刘峰没有表情地点?#35828;閫罚?#33041;海里突然又出现德缘长老说过的,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只有经历了苦难的人,才能大彻大悟;才会明白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的道理;才能体会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的佛家真言。

                                          回来的路上,如烟总是担忧地瞅着刘峰,如烟知道,刘峰是个说了就会去做的人,他刚才的话让她非常的忧虑,“宝贝,你真的没事吧!”。

                                          刘峰强作笑脸说道,“没事,我只是说说,你别为我担心?#20445;?#20182;不忍心再让如烟为他担心了,只好这样伪装起了自己。

                                          回到家里,美女们都吃好了饭,杨琼见他们回来了,赶紧和婉玉到厨房里将饭菜热了热,端了出来。

                                          “来,如烟,刘峰,副教主,吃饭吧!你们都饿坏了?#20445;?#26472;琼将饭放到了桌上,对他们说道。

                                          如烟点?#35828;閫罚?#20914;杨琼和婉玉笑了笑,“谢?#35805;?#23016;!”。

                                          如云抱着思梦,小雅抱着忆梦来到了他们的跟前,如云笑道,“如烟姐,看?#27492;?#26790;和忆梦,多漂亮啊!是吧!你还不知道吧?你们的儿子也有名字的,刘峰都取好了,叫思成,好听吗?”。

                                          如烟冲刘峰努力地笑了笑,说道,“嗯,我宝贝取的名字当然好听了,宝贝,吃饭吧!”。

                                          如烟一声声的宝贝,让刘峰的心里再次激起了涟漪,她让刘峰的思绪又回到了如梦的身上,他呆呆地?#23545;諏四?#37324;,脑海里满是如梦笑吟吟地,甜甜地叫着他宝贝的影子,那?#27425;?#39336;,那么舒服!

                                          “宝贝,你怎么啦??#20445;?#22914;烟走过来抚摸着刘峰的额头。

                                          如烟的话,让其她美女也都围了?#20384;矗?#20851;切地瞅着刘峰,尤其是婉玉,她几步挤到刘峰的跟前,摸了摸他的额?#32602;?#35828;道,“刘峰,你没事吧?”。

                                          这下,刘峰又回过神来了,目无表情地说道,“哦!没事,我突然想如梦了”。

                                          如烟将刘峰拉到了饭桌前,坐了下来,把饭碗递给了刘峰,说道,“宝贝,别想了,吃饭吧!”。

                                          如烟又是一句宝贝,让刘峰突然发疯般地将碗推倒在地上,就听咣地一声,碗碎了,他大声冲如烟叫道,“你别叫我宝贝了好吗?你叫得我好心痛,好心痛,你一叫我宝贝,我就觉得如梦在我前面,我一看,可是没有了如梦,她在阴冷潮sh的地底下,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人说话,没有陪,她太可怜了,我受不了了”。

                                          说着,刘峰疯了?#35805;?#22320;朝如梦的房间跑去,将门?#36824;兀?#25265;着如梦的照片,在里面放声大哭了起来。

                                          几分钟后,刘峰的情绪得到了暂时的?#22836;牛?#25918;好如梦的照片后,将门打开了,就见如烟满脸泪痕地站在门口,见他出来了,紧紧地将他搂在了怀里。

                                          刘峰哽咽地说道,“如烟,对不起,我不能想如梦,一想到她一个人在那里,我就心疼得厉害,就想陪着她”。

                                          “宝贝,姐还是要?#24515;?#23453;贝,姐改不了了,在姐的心里,你就是宝贝,姐爱你不会比我姐?#24120;?#30693;道吗?姐非常非常的爱你,虽然我姐走了,但我还在,我照样会让你幸福的,别想了,今晚和姐睡吧!好吗??#20445;?#22914;烟心疼地吻了吻刘峰。

                                          刘峰点?#35828;閫罚?#36319;着她下楼了。

                                          到了下面,刘峰看到大家都那么关切地瞅着他,小冉和小颖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呢!婉玉的眼也是红红的。

                                          “对不起,我就是太心疼如?#25105;?#20010;人在那里,你们都忙自己的去吧!还有,小颖,你替我把她们送回去吧!家里也住不了这么多人了?#20445;?#21016;峰对小颖说道。

                                          大家见刘峰暂时也没事了,就回房的回房,回家的回家了,不过琴琴和安妮留了下来,她们俩住到了小冉的房间里,束如诗母女和华如画跟着小颖走了,不知道是住宾馆还是住李香和小冉家里。

                                          吃罢晚饭,聊了一会儿天,刘峰把秦如璧的消息告诉了李茹等人,说她明天会准时去丽都国际的,然后,刘峰和如烟mu子进了房间,柳童则和李茹上去了。

                                          睡梦中,如梦的倩影不时的在刘峰的脑海里浮?#37073;?#22905;总是那么心疼地叫着他宝贝,她说,她想死他了,她要一辈子搂着他,直到她死去。

                                          她一说到死的时候,他的浑身打了个寒战,然后,哭了起来,他说,他不让她死,要死一起死,她忙将他的嘴堵住,说,“宝贝,你就是姐的命,姐迟早要为你而死,但姐要你好好活着,不许跟着姐死,姐要你幸福,永远幸福?#20445;?#20182;说,“不,你走了,你离开了我,幸福就离开了我,我不会再有幸福了,我生生世世要你陪着我”。

                                          后来,刘峰就记得,如梦说着说着,突然,冲他一笑,就没有影子了,急得他大声地叫喊,“如梦,你回来,你去哪里啊?”。

                                          刘峰的喊叫声将如烟惊醒了,她摇了摇他的肩膀,叫道,“宝贝,你做恶梦了,醒一?#36873;薄?br />
                                          刘峰睁开朦胧的双眼瞅了瞅搂着他的如烟,就见她满脸?#35805;?#22320;看着他,“宝贝,醒了?刚才你做恶梦了,?#32622;?#21040;了我姐吧?”。

                                          “嗯,如烟,我想如梦,好想!?#20445;?#35828;着,他那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如烟赶紧吻着他,待他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他们俩说了一会儿的话,天也破晓了,于是,他们干脆?#25512;?#26469;了,这是刘峰这些天以来起来最早的一个早晨。

                                          其?#25285;?#24403;他们到了客厅时,并不只是他们俩起来早,大家都起来了,因为,他们要早些准备一下,今天日月神教的美女们都要往省城去了。

                                          吃罢早饭,在李茹和柳童的带领下,如烟,束如诗,华如画,小雅和琴琴均坐上了?#25285;?#23401;子则交给了杨琼和如云母女,婉玉和安妮也留在了家里,因为她们不是日月神教的人,不可以去的。

                                          临别时,婉玉眼里满是不舍的样子,刘峰告诉她,开完会他马上回来。

                                          路上,刘峰拨了拨秦如璧的电话,还好,她也已经出发了,她告诉他,齐如玉会去接她的,让他不必担心她。

                                          一路无话,经过不到两小时的飞驰,车子进了省城,由于是很熟悉的道?#32602;?#24456;快他们就到了丽都国际,李茹不时地在车上感叹,国内的发展太快了,她说以前在电视里看到美国记者写的与现在自己亲眼见到的祖国简直是天壤之别,这省城跟美国一些城市相比,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到了丽都国际的门口,只见齐如玉带着几个漂亮的小姐在门口候着呢!一见李茹和柳童,齐如玉眼泪就流了出来,快步上前,叫道,“老教主,你们可回来了,想死我们了,二十多年不见了,大家都老了”。

                                          几个阔别多年的女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19979;?#21518;,来到了丽都国际会议厅,十个?#34385;埃?#21016;峰就是在这里和日月神教的主要骨干初次见面的,当时,如梦和他正处于热恋之中,他们的感情以?#31449;?#22686;,浓情蜜意,让人好不嫉妒!

                                          如今物是人非,斯人已经离去,还没?#26032;?#36827;这个会议厅,刘峰陡然觉得心揪得厉害,悲怆之感袭上心?#32602;?#27882;水禁不住直往下?#30465;?br />
                                          刘峰忙掏出纸巾擦拭了一下眼睛,正好被一旁的如烟看到了,她心疼地握着他的?#37073;?#22312;嘴上啵了一口,柔声说道,“宝贝,姐知道你又想我姐了,别想了,看到你这样,姐好心疼”。

                                          就在这时,从走廊里走出来了一个顶着大肚子的女人,刘峰抬眼一看,正是秦如?#25285;?#30495;快呀!没有想到,秦如璧的肚子又大了不少。

                                          就见她羞涩地朝他们走来,如烟忙上前去,叫道,“秦阿姨,可见到你了,开完会后不要走了,跟我回去吧!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事情既然发生了,你也没有什么好躲的,你本来就是未婚的,和刘峰有了关系又不丢人,有了孩子更是好事,说明你们有缘分啊!”。

                                          秦如璧羞涩地说道,“副教主,谢谢你们的牵挂!我是不打算再走了,我也好想刘峰,老教主呢?”。

                                          如烟忙往里面一?#31119;?#35828;道,“看,在会议大厅里面,刚才还念叨你呢!说怎么还没有见到你,那我们也进去吧!”。

                                          进到会议大厅,大方桌四周已经坐了不少人,刘峰?#39277;?#20102;一下,大部分人不认识,

                                          刘峰和如烟坐到了一起,老教主李茹和柳童坐在了他们的对面,李茹往会场里瞅了瞅,然后吩咐道,“小姐,将门关上吧!”。

                                          会议厅的门随即关上了,里面顿时寂静了下来。

                                          李?#24867;?#39039;嗓子,悲痛地说道,“各位,你们这些年轻的教徒都是第一次见到我,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和柳副教主一直生活在美国,而把偌大个日月神教交给了我的女儿李如梦,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

                                          可能有些人也已经知道了,你们的教主李如?#25105;丫?#22312;前几日离世了,被歹?#25509;们?#26432;害了,俗话说,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所以,今天把大家紧急?#20556;?#36215;来,是要选出新的教主,希望大家继续共同协作,将我们日月神教的事业发扬光大”。

                                          说到这里,李茹停了下来,调整了一下情绪,因为,当她说倒如?#25105;丫?#31163;世时,情绪几乎失控,刘峰不禁为这个坚强的老岳母担起心来。

                                          这些天,李茹将内心的极?#32570;?#30171;完全隐藏了起来,隐得深深的,让人根本就感受不到她的悲痛,其?#25285;?#21016;峰知道那是因为她的身体已经承载了过多的伤痛而麻木了,天下哪有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痛彻心扉的道理?

                                          会场上已经有人开始在抹眼泪了,毕竟,如梦在大家的心里还是非常有分量的,她的优雅大方,善良美丽,无不让教内的弟子心服口服啊!她的突?#36824;?#21435;对许多人来?#19981;?#26159;太突然了。

                                          李茹接着说道,“根据我们日月神教千年来的历史传?#24120;?#25945;主亡故后,由副教主?#23588;危?#22240;此,从今日起柳如烟就是我们日月神教第54代教主了,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柳教主;

                                          接下来,我们就要选出副教主来,我宣?#25216;?#26465;副教主任职条件,第一,年龄不可以超过22周岁;

                                          第二,母亲必须是教内的帮主级别人选;

                                          第三,武功基础要好,有良好的体质;

                                          第四,要受过良好的教育,这点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一但选上了副教主的位子,教内可以?#25165;?#22905;到国外深造的;

                                          根据我所掌握的资?#24076;?#30446;前具备这几点的有两个孩子,一位是齐如玉齐长老的女儿,齐琴,另一位是束如诗束长老的女儿,小雅,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要请大家来选,看看这两个孩子谁将是我们日月神教第54代副教主”。

                                          李茹的话一完,下面就开始炸开了锅一样,大家交头接耳地讨论了起来,刘峰瞅了瞅束如诗?#25512;?#22914;画,两位岳母都显得很沉静,脸上淡淡地笑容,好像这事跟她们都没有关?#25285;?#36825;倒是让刘峰对她们更加敬佩了。

                                          而当刘峰看了看琴琴和小雅时,两个?#23601;?#37117;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其?#25285;?#20174;内心来讲,刘峰更倾向于琴琴,也许是和琴琴接触的早些或者是小雅开始给的印象在他的心里打了折扣。

                                          几分钟后,李茹宣布,?#28909;们?#29748;和小雅公平地来一场?#28909;?#27604;武功,因为她们两都具备了基本条件,剩下的就是比武了,然后是现场的反应能力,副教主作为日月神教的第二把?#37073;?#27809;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和机敏的反应能力肯定是不行的。

                                          众人开始将桌子移到了一边,给琴琴和小雅腾出?#35828;?#26041;,俩人来到空地中间,相对而立,所有的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她们俩的身上了。

                                          李茹和柳童坐到了一旁,柳童说了声,“好,我来宣布一下规则,双方今天的比武,点到为止,一方将另一方打倒在地就算赢了,但条件是不许伤着对方,不许打对方的危险部位,至于哪个地方算危险部位,你们自己把握,好,我数一二三,你们就可以开始了”。

                                          “一,二,三,开始?#20445;?#26611;童叫道。

                                          就见琴琴一个漂亮的太极“懒扎衣?#20445;?#20142;了出来,非常地潇洒,原来这?#23601;?#36824;真苦练了一番刘峰教给她的太极拳;而小?#26049;?#26159;摆出了日月神教传统武术架势,与琴琴对峙了起来,几番周旋后,小雅一个健步蹿?#20384;矗?#21333;掌朝琴琴的脸部削了过来,琴琴撤身并探手要抓住小雅的手腕,小?#26049;?#28789;巧地撤出玉掌,两人在场中?#20889;?#20102;起来。

                                          十几分钟后,两?#35828;?#24046;距慢慢地显现出来了,小雅浮躁的心态表露无遗,而琴琴则是不紧不慢地与小雅进行周旋,神情泰然自若,?#23588;?#33258;如。

                                          就在这时,束如诗叫了一声,“停”。

                                          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李茹忙问道,“束长老?怎么啦?”。

                                          束如诗走到两个小美女前面,将琴琴的手举了起来,说道,“琴琴,阿姨支持你,你赢了!”。

                                          小雅一?#27492;下?#31455;然支持琴琴,心有不甘地说道,“妈,我和琴琴妹?#27809;?#27809;有分出输赢呢!你怎么就支持她,不支持我呢?”。

                                          现场所有的人都饶有兴趣地在看着束如诗如何说服小雅,就见她将两个小美女拉到了一起,说道,?#25226;就罚?#19981;是妈?#35805;?#20320;,你本来就比琴琴大,而且,在这段时间的比试中,你并没有显示一点优势出来。

                                          而担任我们日月神教的副教主就是要有潜力,有可塑性,就算你略赢琴琴,妈也不主张你担任副教主的位子,不是别的,因为我是你妈,我了解你适合做什么,你不会怪你妈妈吧?”。

                                          小雅见束如诗这样一说,也不好意思再争什么,只好冲琴琴一抱拳,说道,“琴琴妹妹,我弃权了,祝贺你!是真心的,我妈说得对,你确?#24403;?#22992;姐适合些”。

                                          小雅的大度和明理赢得了所有?#35828;?#25484;声,李茹从一旁走了过来,拥抱了一下小雅说道,“好?#23601;罚?#30495;懂事,好好跟着你妈妈学,以后,你就可以继?#24515;?#22920;妈的长老一职了”。

                                          小雅笑道,“谢谢老教主!我会努力的”。

                                          刘峰也走到小雅的面前,冲她竖了竖大拇?#31119;?#35828;道,“小雅,你真了不起!”。

                                          小雅输了?#28909;?#20294;赢得了所有?#35828;脑?#35768;,琴琴也忙走到小雅面前,说道,“小雅姐姐,其?#25285;?#25105;打不过你的,我都已经快累趴下了,我已经尽全力了”。

                                          小雅知道,琴琴这是在给她台阶下,她于是搂着琴琴笑道,“琴琴妹妹,姐心里啥都清楚,别说了,好好跟着如烟姐干吧!姐姐支持你!”。

                                          看到日月神教的后辈们如此落落大方,相互扶?#37073;?#30456;亲相爱,李茹冲大?#19968;?#20102;挥?#37073;?#31034;意大家重新将桌椅搬回原处,她说道,“大家赶紧坐过来吧!现在我们进行第二个步骤,新正副教主给大家讲话”。

                                          重新落座后,李茹冲如烟点?#35828;閫罚?#22914;烟忙站了起来,给大家鞠了?#36824;?#28982;后,坐了下来,无限悲?#35828;?#35828;道,“首先,谢谢大家这些年对我姐李如梦,和我工作的支?#37073;?#20170;天,我想先请大家默哀三分?#28216;?#25105;们的前教主李如梦的离世而祈祷?#20445;?#35828;着,她首先双手合十,紧闭?#29702;?#23558;头也低了下来。

                                          众人见如烟这样,也纷纷效仿,给如?#25991;?#21696;,刘峰甚至还听到了有人在低声抽泣,这让刘峰更觉十分伤感,但也对如烟的举措充满了感激。

                                          默哀过后,如烟接着说道,“谢谢!各位,这些天发生了很多事,大家也知道,我刚生了孩子,身体尚在?#25351;?#36807;程中,我希望在这段时间里,各位继续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

                                          教内几个主营业务的企业架构暂时不变,还是按现有的组织架构运行,四大长老要各司其职,维持教内业务的稳定;隔些天,我与咱们的男副教主要闭关练习本教核心武功。

                                          这期间,大家都不要打扰我们俩,职责范围内的事大家要在分内解决,其他的我先不说了,下面,还是请新任副教主齐琴妹妹说两句吧!?#20445;?#35828;着,她将眼光投向了中间的琴琴。

                                          新副教主琴琴忙站了起来,也先给大家鞠了?#36824;?#28982;后,抬起头来,脸一红,羞涩地说道,“各位阿姨,姐姐和妹妹们,大家好!其?#25285;?#25105;是没有资格担任这个职位的,都是小雅姐姐让我的。

                                          但是,既然我担任了这个副教主的位子,我一定会努力把它做好,所以,今后的工作中,还要请各位前辈们多多指教,千万不要保守,我现在可是什么也不懂的,最后,我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20445;?#35828;完,又鞠了?#36824;?#22352;了下来。

                                          最后,李茹做了总结性发言,吃完中饭后,如烟带着李茹和柳童逛了逛省城几处繁华的商?#21040;郑?#20080;?#35828;愣?#19996;,这?#20301;?#35758;就算这样简单地结束了。

                                          各长老带着自己的属下回她们的企?#31561;?#20102;,当然,秦如璧没有跟过去,他们要求她跟他们回家的,毕竟,再有几个月她也要生了;束如诗、华如画、齐如玉都回去了,小雅和琴琴?#36291;?#36319;着他们回了宜?#23567;?br />
                                          从省城回来以后,这几天,刘峰和他的美女们每天周旋于刘氏和秀庭别墅之间,刘氏股份的各项发展都比较正常,李香关于上市的工作进展顺利,不出意外的话,年底完全可以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挂牌上市了;

                                          这些天回到家里后,刘峰几乎都要抱一抱自己的几个孩子,但是,他只要一抱着忆梦,泪水就会流个不停,如梦给他留下的这个他们爱情的结晶无时不刻地提醒着他对如梦深深的思念。

                                          有好几?#25105;?#26202;,刘峰都开车出去了,大家以为他是去酒吧散心去了,也就没有人注意。其?#25285;?#20182;是去了如梦的坟前,他陪她去了,即使那荒?#23478;?#22806;再阴森恐怖,再凄凉阴冷,但因为有如梦的存在仍让他感到温暖和踏实。

                                          他就坐在她的碑前和她说着心里话,因为他觉得如梦听得到他对她的思念,感受得到他对她浓烈的爱。

                                          但是,刘峰是没有睡着的,他拥着她,心情并不轻松,如今的婉玉是唯一让我下不了决心离开的理由。她对他的爱是那么的浓烈,就如同他对如梦,如梦对他一样,她的爱还很单纯,就如同她的人一样,难怪当时苏可爱她爱的那么深。

                                          因为婉玉真如她的名字一样,整个人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晶莹剔?#31119;?#26080;一丝的?#21448;?#22312;里面,她对他的爱是那么的纯,像个初恋的小女生,她是那么的依恋他,依赖他,让他时时感到自己身上有种责任,他要保护她,爱她!

                                          而同时,他的脑子里又有另一种声音在左右着他,爱越深,伤越深,痛越长久,不是吗?就是因为对如梦的爱太炽烈,太痴情,才会这么的痛苦不堪,才会陷入无穷无尽地思念里面;

                                          婉玉也是这样的,她对刘峰的爱越来越浓,依恋越来越强,所以,这几个晚上她才会这么的痛苦难熬,才会痴痴地候着他的来临,可是,他真的可以永远地陪着她吗?他做得到吗?

                                          而其她的?#22235;兀?#23567;冉,小颖,小虹,李香等等,她们不一样的那么依恋他?他可以带给她们一辈子的幸福吗?他没有了这样的自信,他怕自己的爱会给她们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和灾难,那不是他要的结果。

                                          吃完了早点,他们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刘峰就跟着如烟进了房间,李茹让他们每天上午练习半个小时,将刘峰的内力输给如烟,但千万不能多和?#20572;?#21542;则如烟就承受不了。

                                          而且,输入太多,对刘峰的内力也有影响,?#25351;?#36215;来也不容?#31069;?#22914;果每天以这样的量进行的话,对刘峰而言,没有任何的伤害,也能达到最佳效果。

                                          但是,刘峰的内心里充满了对如梦的思念,对世事难料的?#35805;玻?#23545;爱的恐惧,不是怕爱,是觉得爱不起,承受不了。如今的刘峰,早就没有了半年前那种做“韦小宝”式的自豪和幸福了。

                                          他心里的负罪感越来越强,对世界的不信任感越来越强,看着家里的每个人都把他当成了?#23454;郟?#20182;不但没有成就感和满足感,相反,他觉得压力越来越大,对未来也没有了希望,他只想抛开一切,到一个没有女人和温柔乡的环境里享受宁静和孤独。

                                          刘峰只是在等待着机会,等着刘帅完全将苏摩尔接手下来,等待着如烟将日月神教的核心武功完全继承下去。他深深地明白,人活着,不能只想到自己的感受,尤其是像他这样一个身价上亿的富豪和有着特殊历史身份的日月神教副教主。

                                          他必须将自己的责任承载下来,必须给社会和历史一个交代。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离开而让两家如此庞大的企业走入没落,让成千上万的人没有了工作,失去经济来源;

                                          他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离开?#20204;?#24180;传承下来的日月神教这个古老的教派就此败落,神秘神奇的武功云雨心经和?#19979;?#24515;经就此失传,那他就真的成了历史罪人了。

                                          “刘峰,想什么呢??#20445;?#23113;玉见刘峰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忙问道。

                                          “哦,没事,妈,你有事吗?没事的话陪我去一?#26031;?#21496;吧!我想去公司看看?#20445;?#21016;峰笑着对她说道。

                                          “行啊!那走吧!?#20445;?#23113;玉兴奋地说道,然后,站了起来。

                                          杨琼忙问道,“那你们回来吃饭吗?”。

                                          刘峰说道,“应该不回来,晚上再回来吧!”。

                                          告别家里的美女们,刘峰带着婉玉向刘氏进发了。

                                          路上,婉玉笑道,“刘峰,你今天似乎心情好?#35828;悖薄?br />
                                          刘峰笑了笑,但心里想,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它给我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快乐的同时,也带给了我无穷无尽的痛苦,所以德缘大师说,人世间的事,因果轮回,相容相克,真是太对了!

                                          到了刘氏,保安见刘峰来了,脸上也绽开了笑容,并咔嚓一个敬礼,弄得他和婉玉都笑了起来,婉玉说道,“刘峰,看到吧!你的心情会影响很多?#35828;模?#25152;以,你要快乐起来”。

                                          刘峰笑着点?#35828;?#22836;。

                                          刘峰打开办公室的门,他将李香叫了过来,李香见了刘峰以后,也非常惊讶,觉得他现在的精神状态特别地好,她笑道,“刘峰,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心里也踏实多了,刚才我们和小冉,还有李兰她们都在说呢!

                                          想和你到外面去玩一次,去春游,你看,人家安妮都来咱们家这么长时间了,你都没有好好陪过人家一次,你不能老活在如梦姐离开的阴影里,你必须走出去,我们要一个生活上活蹦?#23016;?#25972;天和我们在一起打?#37073;?#24037;作中充满了豪气的老公,对吧!苏阿姨??#20445;?#35828;完,李香笑着拉了拉婉玉的手。

                                          婉玉忙点?#35828;閫罚?#35828;道,“嗯!李香说得很对,我也?#19981;?#36825;样的刘峰”。

                                          李香将里面收拾了一下后,四个人带着满足出了爱的小屋。

                                          “刘峰,都中午了,我们去吃饭吧!?#20445;?#23113;玉看了看手机后,说道。

                                          “行,今天我们都去前面那条街上去吃火锅,?#26032;穡俊保?#21016;峰说道。

                                          “好啊!要?#35805;?#23567;颖,小雅、韩晓和安妮她们叫上?#20445;?#23567;冉问道。

                                          “她们可能早就吃过了,要不你打个电话问?#30465;保?#23113;玉说道。

                                          果然,小妮子给小冉拨通?#35828;?#35805;,一?#21097;?#22905;们刚吃了,但小颖问他们在哪里,她们想过来陪他们,反正现在是中午时间,她们也没有事情的。

                                          到了川府火锅,他们刚叫上了锅底什么的,小颖等众美女都过来了,见刘峰兴致挺高,她们脸上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并要求他下午带着她们去游玩,说她们到了他们宜市后。

                                          他这个做老公的,就没?#20889;?#22905;们这些绝色美女妻子去玩过,很不称职,搞得他还真不好意思。毕竟,人家说得都对,还真没有给她们其它的快?#37073;?#22826;不应该了。

                                          吃完了火锅后,刘峰带着众美女上了一趟秀江和明?#21487;劍?#24403;然,刘峰把梅姐和萧雨都叫上了,因为她们俩对宜市的了解?#20154;?#22810;得多,一路上,李香,梅姐和萧雨像三个?#21152;我?#26679;,给他的其她外地来的美女们?#27493;?#30528;各处的名胜古迹,一行人玩得不亦乐乎。

                                          有几次,萧雨见她们不注意,把刘峰拉到了一旁,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她妈妈很想见他,他说,再等几天,他这段时间还挺忙的,但萧雨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秀美的脸上划过一丝?#35805;玻?#36825;让刘峰的心一揪。

                                          说实话,他对她是很愧疚的,因为,她和别的美女不一样,不是她心?#26159;?#24895;的,而当她真的爱上了他,他却选择了?#39062;埽?#31163;开她,这让他的心怎么能不揪起来?

                                          他们这一行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行人和游?#35828;?#28966;点,?#20848;疲?#22905;们这辈子也没有见过如此多的绝色美女光临她们的旅游之地,就算是婉玉这个快入老年的美女,也是万一挑一的极品美妇,浑身上下充满了贵气和摄人心魄的魅力。

                                          靠!刘峰此生能拥有这么多的绝色佳人,一生何憾啊!

                                          回到市区时,已经是傍晚了,刘峰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他们不回去吃了,就在外面吃点,杨琼说,让他不要喝酒,早点回去,免得她们在家里担心,他说知道了,然后,挂掉?#35828;?#35805;。

                                          他们在市中心的翠玉阁选了个大的包间,毕竟十来个人啊!点了一桌子的菜,大家高高兴?#35828;?#21507;了起来,只有萧雨一个人有些心不在焉。吃完饭后,刘峰给梅姐和萧雨她们叫了辆出租?#21040;?#22905;们送走了,萧雨给刘峰挥手告别时,他看到了她眼里有两颗清泪,这让他的心再次痛了起来,他心里明白,他?#35828;?#22905;了。

                                          “刘峰,我觉得今天所有的人都很高兴,就是这个萧雨好像心事重重的,你们之间怎么了??#20445;?#23113;玉上车后第一句话就问道。

                                          “是啊!刘峰,怎么了?我也觉得是,我还问了她,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看?#22235;?#19968;眼,我觉得肯定和你有关,刘峰,萧雨是个好女孩,你就是把她带到家里,我们也不会有意见的,你不要伤害她,女孩子爱上?#22235;?#23401;后,如果男的?#35805;?#22905;,那这个女孩很可怜的,明白吗??#20445;?#26446;香也帮着萧雨说话了。

                                          经过了十多天的练习,如烟的身体结构已经彻底地得到了?#25351;矗?#20869;功也深厚了许多,由于又接受了刘峰的纯阳内功,所以,基本上达到了练习云雨心经的要求,这些天,李茹已经将口诀传授给了她,她也已经默诵的烂熟于胸了。

                                          前天晚上,李茹给他们几个开了个会,说今天晚上如烟要正式和他练习云雨心经,练成后,隔?#25945;?#20877;练习?#19979;?#24515;经,按道理,这两种功夫不能?#25165;?#24471;这样紧凑,必须让云雨心经的纯阴内力在体内运行七七四十九天,才能练习更厉害的?#19979;?#24515;经。

                                          但考虑到李茹和柳童隔些天要回一趟美国,她们想在离开之前将这些日月神教的传承问题彻底解决掉,毕竟,她们?#24598;?#20102;,不想再ca这份心思了。

                                          从早上起,整个别墅的女人都忙了起来,为了让他们有一个安静的环?#24120;?#26446;茹叫其她大部分人今晚都出去住,杨琼带着如云和忆梦、思梦到小冉家去住;

                                          柳童带着思成和李香去李香家里,家里只留李茹,婉玉和小颖,她们母女是大人,又是住在楼上,不会给他们造成干扰的,何况,李茹担心刘峰由于练习过程中太旺盛,她和如烟两个对付不了他,有婉玉母女在上面,可以替补一下,李茹考虑得可够周到的。

                                          一个上午,大家各忙各的,刘峰和婉玉起来的比较晚,婉玉在房间里收拾,刘峰则自己下了楼。

                                          到了楼下,杨琼已经在厨房里弄中饭了,因为她们吃完中饭就要离开秀庭别墅了,要留充足的时间给他们布置房间。

                                          李茹告诉了她们,练习云雨心经有很多讲究,要做很多准备工作,不是说,两人一****就可以了,要满足很多条件的。

                                          所以,准备工作一定要充?#20013;?#19981;能有半点的疏漏,当然,这些规矩刘峰是知道的,但其她人都不清楚,日月神教的核心功夫是单口相传的,因此,能流传了一千多年算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见杨琼一个人忙前忙后的,刘峰走进了厨房想去帮她,杨琼正摘?#22235;兀?#35265;刘峰进来了,抬起头来笑道,“刘峰,今晚好好练习,如烟比不得当时的如梦,知道吗?

                                          不能大意的,我可听老教主讲过,有一定的危险性,还是小心点好,我们这些人可受不?#22235;?#20986;什么事,明白吗?”。

                                          “哦!好的,我马?#20384;矗?#26159;不是在如烟的房间里??#20445;?#21016;峰问道。

                                          “嗯,杨琼,你做好饭不用等我们,你们自己吃吧!给我们留好就可以了”。

                                          杨琼羞涩一笑,骂道,“坏小子”。

                                          刘峰和如烟都点?#35828;?#22836;。

                                          吃完中饭,杨琼和如云带着忆梦和思梦上小冉家去了,柳童则带着思成去李香家,我叫关叔过来接的。

                                          她们一走,他们开始布置如烟的房间,从如梦的箱子里将武则天的画像拿了出来,将武则天的画像挂到了如烟的房间里,房间的四处开始摆满了蜡烛,香等东东,搞得很神秘的样子;卫生间里也弄上了香和蜡烛还有好多红色的?#20498;澹?#20960;乎与第一?#25105;幻?#19968;样的。

                                          准备妥当后,他们回到了客厅里,如烟满面潮红,还没有进行就可是激动了,李茹对如烟说道,?#25226;就罚?#26085;月神教的传承就靠你了,你姐不在了,你要负起这个责任来,好在我们有刘峰。

                                          否则,真的是日月神教的灭顶之灾了,当时如?#25991;茄就?#35828;刘峰肯定行,我还不太信,现在看来,如梦没有看错人,这小子没有让大家失望?#20445;?#35828;着,满意地瞅着刘峰。

                                          这时候,婉玉和小颖也从楼上下来了,婉玉对李茹笑道,“李大姐,你们这个要多长时间啊?”。

                                          “啊?还有我的事呀?”婉玉一听,?#32769;?#22320;问道。

                                          刘峰朝她眨了眨眼,意思是欢迎她的加盟。

                                          婉玉幸福地嗲了刘峰一眼,他们俩秋波暗递让如烟和李茹都笑了起来。

                                          一晃到了下午四点,他们早早地吃了晚饭,然后开始坐在沙发上聊天,到了六点左右,刘峰让小颖?#19979;?#21435;了,因为,她是有了好几个月的身孕的人,

                                          “如烟,你现在感觉如?#21361;俊保?#26446;茹忙问道。

                                          如烟柔声说道,“李妈,我觉得体内充斥着?#36824;?#21147;量,感觉很好,我们是不是成功了?”。

                                          ?#25226;就罚?#21016;峰,你们成功了,今晚你们俩就这样抱着睡吧!让你们体内的阴阳混元气充分地相融?#24076;?#35828;不定你们也能达到当时刘峰与如梦?#23601;?#37027;?#20013;?#24847;相通的境界呢!那苏家妹子,今晚就委屈你了?#20445;?#26446;茹说道。

                                          如烟练成了云雨心经没有?#25945;歟?#22312;李茹的亲身协助和指导下,刘峰陪着如烟将?#19979;?#24515;经也练成了,因此,现在的如烟与几天前相比,功夫精进太多了,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从练成了云雨心经和?#19979;?#24515;经的第二天开始,如烟和如云都已经到刘氏正式上?#21877;?#21016;氏股份的管理马上就变得更加顺畅了,如烟毕竟是管理学专家,整个公司到处?#27663;?#20986;了一?#23578;佬老?#33635;的景象。

                                          就连市委杨书记也带着他的四?#35013;?#23376;到刘?#20384;?#35270;察过几次,?#30475;?#37117;竖起大拇指夸刘峰,说他管理井井有条,刘氏股份前途无量。其?#25285;?#21016;峰心里想,刘氏能有今天主要是如梦和如烟的功劳。

                                          他其实没有做什么事,只不过有幸遇上了如梦她们姐俩,遇上了日月神教,还有这些爱他和他爱的女人们,当然,也包括了关叔,刘帅等?#30528;?#22909;?#36873;?br />
                                          刘帅在苏摩尔的整理整顿也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由于有了韩香的协助和刘峰的充分授权,他的改革势如破竹,将公司的不正风气全部整肃过来了。

                                          刘峰打电话给他,让他继续努力,家里的事他不用ca心,李兰这边啥事也没有,放心地在那边好好干,这小子说刘峰把重担都给了他,自己活得?#22871;?#28070;润的。不过他也说,他希望刘峰这样活着,他要看到一个快乐的刘峰,一个快乐的好兄弟,看到刘峰从失去了如梦的悲伤中?#25351;?#20102;过来,他干得也更有劲了。

                                          刘峰看到他的各项事业俱以重新步入了正常和快速发展的轨道,他的心也彻底地放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个月中,刘峰几乎每天不管白天黑夜,都是在爱中度过,让他的美女们乐得发疯,她们哪里知道,这是刘峰遁入空门前的一个预?#20303;?#20182;只是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向她们表达他对她们的爱和歉意。

                                          因为,她们不知道,美女行长的被害,苏凡的被害,甚至于郑彪的被击毙,都让刘峰深深地感到了生命的脆弱和无奈。到最后如梦的离去,更让刘峰顿悟?#35828;?#32536;大师的话,贪念是苦难和灾难之源,他每天活在这无休止的贪念之中,岂不是活在了苦难之中?

                                          岂不是让我爱的女人们活在了苦难之中?更何况,如梦这个他最挚爱的女人,她的为他而去,让他的生活已经彻底没有?#22235;?#26631;,没有了爱情,没有了?#20998;荊?#34429;?#24187;?#22825;沉迷于她们这些香艳的肉体里,但,心却越来越冷。

                                          把这些问题想通了,刘峰心豁然开?#21097;?#20182;明白,对婉玉的牵挂,对小颖的牵挂,对小冉的牵挂,对小虹妹妹的牵挂,对如云的牵挂,对秦如璧的牵挂甚至与对杨红,对梅姐。

                                          对萧雨等等这些美女们的牵挂,都会随着他的离去渐渐淡化,这个世界少了谁,太阳照样照射到大地上,照样?#29031;?#21040;每个?#35828;?#36523;上,难道不是吗?那他还需要牵挂什么?

                                          刘峰在送走了李茹和柳童两位岳母的第二天,他给婉玉,如烟、关叔、刘帅和萧雨分别留了一封信,然后,悄然离开了宜?#23567;?br />
                                          婉玉:

                                          我最爱的岳母大人:

                                          当你收阅此信时,我已经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个纷纷扰扰的尘世,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去了,但对你的牵挂和爱是永远留在了我的心中,直到我的灵魂不再。

                                          我?#20960;?#20102;?#32844;?#30340;临终嘱托,?#20960;毫四?#21644;小颖的期望,即使我不走,你们拥有的也只是我行尸走肉般的躯?#29301;?#22240;我的心已经随着如梦的离世而冰冷了。

                                          我走之时,已经将我在苏摩尔的印鉴留了下来,并有一封委托书和任命书,我已经任命刘帅做苏摩尔的总裁了,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刘帅已经完全进入了?#24039;?#21487;以单独?#36816;?#25705;尔进行管理了,一旦由你去宣布对他的任命,更是名正言?#24120;?#20182;的能力将会得到更大程度的发?#21360;?br />
                                          为了对权力有个制?#36857;?#25105;已经拟了一份委托书,若苏摩尔发生紧急事情,你可以委托如烟进行全权处理,无需报告董事会批准,你只要在上面签字就可以了,我已经签了字。

                                          妈,这是我最后一次?#24515;?#22920;了,请你不要来找我,也不要因为我的离去而伤感,小颖还需要你,我和小颖的孩子还需要你,请您保重身体。

                                          祝我最爱的岳母大人身体健?#25285;?#24179;平安?#30149;?br />
                                          您不孝的女婿:刘峰留字

                                          甲戌年五月二十日

                                          如烟:

                                          我的亲爱的爱人

                                          当你打开这封信的时候,你的宝贝已经永远地离开?#22235;悖?#20174;今往后,世界上不再有刘峰这个人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自己了。但是,你放心,你的宝贝没有选择死亡,而是选择了他想要的生活。

                                          用另外一种方式去表达他对你的爱和祝福,对我们的儿子思成的爱和祝福,记住,请不要来找我,请尊重我的选择,因为,我的心已经冷了,对红尘不再眷恋。

                                          刘氏蕴含了我?#30452;?#29983;的精力和大家共同奋斗的结晶,又即将要上市了,?#30001;?#20250;的角度分析,刘氏已经不属于某一个?#35828;模?#23427;是社会的,因此,我恳求你,用你的聪明才智将刘氏继续做大做强。

                                          至于财产问题,你按照你自己的想法进行分配,我已经在信封里留有我的印鉴和授权书,也请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帮我完成心?#31119;?#24453;我们的思成长大后,让他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28023;?#23558;刘氏继续发扬光大,在此,你的宝贝叩首致谢!

                                          其她的我挚爱的女人们,我唯有对她们道一万句,千万句“对不起”也难以表达我对她们的歉意和造成的伤痛,特别是秦如璧和李香、小颖等等,她们都已经怀了我的孩子,而我却选择了对世俗的?#39062;埽?#27704;远地离她们而去。

                                          我非常明白自己的离开会对你们造成多大的伤痛和打击,但我的心意已冷,情已逝,无法勉强自?#28023;?#27599;天行尸走肉般活着,生不如死!

                                          小妮子是我永远的牵挂,还请多关照,其她如韩晓等也请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多关心关心她们,关于杰西卡和安妮,你替我向她们?#34385;?#21543;!杰西卡是我一时好奇造得孽,你告诉她如果她能留下来是最好的,即使她要走,也请你好生待她;

                                          安妮你也好好做做她的工作,让她不要再来找我了,上次她说要辞去航空公司的工作过来陪我们,请你早些通知她吧!就说我已经死了,让她也死了心吧!

                                          你的宝贝再次致谢!

                                          最后,祝我挚爱的如烟永远健?#24471;?#20029;,祝日月神教万古流?#36857;?br />
                                          你最心爱的宝贝:刘峰留字。

                                          甲戌年五月二十日

                                          关叔关婶:

                                          我最尊敬的叔父婶婶

                                          当二老见到此信时,我已经离开了宜市,去了一个你们?#20063;?#21040;的地方,你们也不必来找我,因为你们不孝的侄儿心已经死了,对凡尘不再有丝毫的眷恋。

                                          当下决心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心潮澎湃,内心充满了对二老的愧意,我知道,二老从来都是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或是女婿看待,我从小到大被你们关心关爱的场景历历在目,可以说,你们不是我的父母却胜似我的父?#31119;?#20877;次,侄儿叩首致谢!

                                          关于小虹,这也是我永远的伤痛,从小到大,我都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无?#21361;?#20170;年,我们还是发生了实?#24066;?#30340;夫妻关?#25285;?#35753;我的心痛到了极点,我无意冒犯她,却还是一时之念害了她,叔,婶,侄儿该死啊!

                                          今年的公司的股份制改革时,我已经划了一定的股份给小虹,以前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是怕你们告诉小虹,使她无心上学,今天我就告诉你们,这些股份和每年的分红也足够二老养老和小虹富足地度过这一生了,这算是我对二老尽的孝心吧!

                                          我父母及如梦的坟,希望我婶没事的时候给她们收拾收拾旁边的杂草,这是我最后一个心愿了。

                                          最后祝二老健康长寿。

                                          你们不肖的侄儿:刘峰留字

                                          甲戌年五月二十日

                                          蟋蟀:

                                          我亲爱的兄弟

                                          当你打开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刘氏,去过自己向往的生活去了,你不必骂我,我知道,你看完这封信时,一定会骂我的,但请你将你胸中的怒火暂时平息。

                                          一个人对生活没有了兴趣,对人生没有了期待,对爱人没有了激情,那就是行尸走肉,痛苦无?#21462;?br />
                                          我之所以有今天,不能简单地归咎于如梦的离世让我产生了这样悲观厌世的想法,从我?#32844;郑?#34892;长,苏总及郑彪等?#35828;?#31163;世,这近一年来,我经历了许多人一辈子经历不?#35828;?#33510;难和幸福,经历人生中的大喜大悲,悲欢离合交织在一起。

                                          我顿悟,的确如佛光寺德缘大师所说的,人生下来就是苦的,苦的根源在于各种贪念,不管你现在是春风得意还是穷困潦倒,最终会由于贪念的驱使而遭遇苦难,我无意将我的思想向你灌输,也怕向你灌输,因为,我心里非常明白,我是个悲观主义者。

                                          我们兄弟从相识到相知,至今已近四年了,这些年来,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多少个快乐的日子!我们一起学习,睡觉,打架甚至于陪你去泡妞,想起来就觉得那些简单的生活其实才是幸福和快乐的。

                                          在我们相交的这些年,尤其是这近一年来,我在仔细地观察着你,其?#25285;?#20320;比我更适合做企?#25285;?#20320;天?#23731;止郟?#33258;信,加上聪明也努力,我从一开始就在着手给你提供充分的机会以便让你能施展你的才华,将你的才华变成社会财富,让你的人生更加的精?#30465;?br />
                                          今天,我将偌大的两个企业托付与你,也是迫不得已,希望你不要?#20960;?#25105;对你的期望。我是这样?#25165;?#30340;,你待刘氏上市后,你就做你的副总裁,协助如烟管理刘氏股份,起到副手的作用;

                                          而苏摩尔,你是主帅,收到我的这封信之日起既出任苏摩尔的总裁一职,现在正是趁热打铁,是最佳的时机,你的改革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效,韩香作为你的助理协助你工作。

                                          一年之后,你和韩香都会在苏摩尔拥有一定的股份,协议我已经拟好在我妈那里,关于你的任命书,我的岳母会随此函带过去,请一如既往的努力工作,将苏摩尔继续发扬光大。

                                          蟋蟀,记住,不要试图来找我,即使找到了也改变不了什么,我心已冷,心已死,对尘世不再有丝毫的眷?#25285;?#23478;中老小及公?#23616;?#20107;俱以托付,还请悉心关照。

                                          祝你及家人永远健康快?#37073;?br />
                                          你最亲爱的兄弟:刘峰

                                          甲戌年五月二十日

                                          萧雨:

                                          亲爱的:

                                          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24515;?#20102;,说实话,你是我这辈子觉得最愧疚的女孩,由于我的畜生行径让你有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次遭遇,让你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身子遭到了我的玷污。

                                          事到如今,即使我?#20204;?#19975;句?#34385;?#30340;话也难以抹平对你心灵和身体的创伤,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歉意及对你父母的孝敬,请你接收我的一片赤?#24076;?#22312;信封里还有一张五十万元的现金支?#20445;?#20320;拿着它去给你父母买套房子吧!这是我仅能表达歉意和孝心的方式了。

                                          我知道,你看了这封信后,会非常生气,但是,请你相信,我是真诚的,我的离开不是针对你,更不是因为我不想对你负责任,而是我对人生没有了进取心,对爱人也没有了爱情,我?#36816;?#22320;选择了我自己想要的生活,到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今后若你有任何需要帮助,尽可以去找柳总,她会帮你的。

                                          最后祝我的萧雨永远年轻漂亮,早?#29031;?#21040;如意郎君。

                                          你最亲爱的朋友:刘峰

                                          甲戌年五月二十日

                                          下午,刘峰通过邮局特快专递已经将信分别发给了她们,晚上,吃完饭后,他借着出去散步的机会,身无一物,只留了几百元钱打?#36947;?#24320;了宜市,先回了一趟农村老家,他要上如梦的坟前看看,要陪她说说话,告个别。

                                          车子没有进村,刘峰让司机在村口?#20154;?#28982;后徒步到了他父母和如梦的坟前,看到又长满了杂草的新坟,他忙蹲了下来,将坟周围的杂草清理了一下,然后,坐到了如梦的坟前,说道:

                                          “如梦,我要走了,以后来的机会就少了,但是我会用另一种方式永远与你在一起,我们的灵魂将永不分离!”。

                                          刘峰与如梦说了一会儿话后,他再来到了父母的坟前,也清理了一下杂草,说道:“?#37073;?#22920;,儿子不孝,即将遁入空门,出家为僧,所幸你们已经有了孙儿和孙女,她们会将我们刘氏的事业继续发扬光大的。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来看望二老,儿子给你们磕几个头吧!?#20445;?#35828;着,刘峰跪在父母的坟前磕了三个响?#32602;?#28982;后,站了起来,向村口走去。

                                          出租车到了向刘帅县城方向的宜市郊外,刘峰下了?#25285;?#36873;择了徒步向刘帅他们家县城出发了,他要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遁入空门的决心,表达他不再眷恋红尘的决心。

                                          刘峰从跨步向前迈出的第一步开始,他顿觉心情无比轻松,看看远处影影绰绰,层峦叠嶂的高峰,仰头凝望繁心点点的夜空,他再次顿悟,其?#25285;?#22823;自然才是最美的,哪怕是在朦胧的?#32929;?#20043;中!(本文完)
                                      湖北11选5直播 排列五走势图表带 七乐彩投注平台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走势图带连线 曾道人特码大小单双 北京pk10前三杀一码 世界杯历史上总进球数量最多的是哪个人 香港赛马会透特码彩图 摇塞子梭哈怎么玩 球探篮球比分188 河南快三奖金多少 中国最大的彩票网站 体彩p3基本走势图 快乐时时彩官网 双色球历史133期开奖结果 安全真人真钱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