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花間留香 > 正文 第四十四章:選舉新正副教主

                                      正文 第四十四章:選舉新正副教主

                                      作品:花間留香 作者:蒼穹雙鷹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第四十四章:選舉新正副教主

                                          如煙滿肚子的話全部都倒了出來,這些話是劉峰連想都沒有想到的,原來如夢早就和如煙說好了,等劉氏上市后,她就帶著他去過他們想要的生活,可是命運沒有給他們這個機會啊!

                                          因此,如煙的話再次讓劉峰對人生產生了極消極的看法,讓他對因果報應有了更深切的體會,這是老天爺在懲罰他,他貪圖得太多,索取得太多,所以相應的也會失去很多,而不管你有多少,還是缺多少,最后的結局無非是一坯黃土而已。

                                          “丫頭,別哭了,傷身子啊!你在香港就已經哭得夠多了,還有好多事要你來處理呢!這都是命啊!”,柳童心疼地將如煙攙了起來。

                                          琴琴也在一旁抹著眼淚。

                                          劉峰冷靜地說道,“如夢,都是我害了你,沒有我,你會活的好好的,沒有我,行長不會死,沒有我,岳父蘇凡不會死,沒有我,鄭彪不會死,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我就是害死你們的兇手,如夢,你放心,我會陪著你的,這里多冷啊!多凄涼啊!我好心疼好心疼讓你一個人在這里”。

                                          劉峰的話讓如煙她們大吃了一驚,如煙趕緊將他摟著了,哭道,“寶貝,你別嚇姐,你沒事吧!我們回去吧!姐把這些?無?錯?小說 m.quledu. 話說出來了,心里好受多了”。

                                          劉峰沒有表情地點了點頭,腦海里突然又出現德緣長老說過的,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長久,求不得,放不下,只有經歷了苦難的人,才能大徹大悟;才會明白愛別離,怨憎會,撒手西歸,全無是類,不過是滿眼空花,一片虛幻的道理;才能體會到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于愛者,無憂亦無怖的佛家真言。

                                          回來的路上,如煙總是擔憂地瞅著劉峰,如煙知道,劉峰是個說了就會去做的人,他剛才的話讓她非常的憂慮,“寶貝,你真的沒事吧!”。

                                          劉峰強作笑臉說道,“沒事,我只是說說,你別為我擔心”,他不忍心再讓如煙為他擔心了,只好這樣偽裝起了自己。

                                          回到家里,美女們都吃好了飯,楊瓊見他們回來了,趕緊和婉玉到廚房里將飯菜熱了熱,端了出來。

                                          “來,如煙,劉峰,副教主,吃飯吧!你們都餓壞了”,楊瓊將飯放到了桌上,對他們說道。

                                          如煙點了點頭,沖楊瓊和婉玉笑了笑,“謝謝阿姨!”。

                                          如云抱著思夢,小雅抱著憶夢來到了他們的跟前,如云笑道,“如煙姐,看看思夢和憶夢,多漂亮啊!是吧!你還不知道吧?你們的兒子也有名字的,劉峰都取好了,叫思成,好聽嗎?”。

                                          如煙沖劉峰努力地笑了笑,說道,“嗯,我寶貝取的名字當然好聽了,寶貝,吃飯吧!”。

                                          如煙一聲聲的寶貝,讓劉峰的心里再次激起了漣漪,她讓劉峰的思緒又回到了如夢的身上,他呆呆地愣在了那里,腦海里滿是如夢笑吟吟地,甜甜地叫著他寶貝的影子,那么溫馨,那么舒服!

                                          “寶貝,你怎么啦?”,如煙走過來撫摸著劉峰的額頭。

                                          如煙的話,讓其她美女也都圍了上來,關切地瞅著劉峰,尤其是婉玉,她幾步擠到劉峰的跟前,摸了摸他的額頭,說道,“劉峰,你沒事吧?”。

                                          這下,劉峰又回過神來了,目無表情地說道,“哦!沒事,我突然想如夢了”。

                                          如煙將劉峰拉到了飯桌前,坐了下來,把飯碗遞給了劉峰,說道,“寶貝,別想了,吃飯吧!”。

                                          如煙又是一句寶貝,讓劉峰突然發瘋般地將碗推倒在地上,就聽咣地一聲,碗碎了,他大聲沖如煙叫道,“你別叫我寶貝了好嗎?你叫得我好心痛,好心痛,你一叫我寶貝,我就覺得如夢在我前面,我一看,可是沒有了如夢,她在陰冷潮sh的地底下,一個人,孤零零的,沒有人說話,沒有陪,她太可憐了,我受不了了”。

                                          說著,劉峰瘋了一般地朝如夢的房間跑去,將門一關,抱著如夢的照片,在里面放聲大哭了起來。

                                          幾分鐘后,劉峰的情緒得到了暫時的釋放,放好如夢的照片后,將門打開了,就見如煙滿臉淚痕地站在門口,見他出來了,緊緊地將他摟在了懷里。

                                          劉峰哽咽地說道,“如煙,對不起,我不能想如夢,一想到她一個人在那里,我就心疼得厲害,就想陪著她”。

                                          “寶貝,姐還是要叫你寶貝,姐改不了了,在姐的心里,你就是寶貝,姐愛你不會比我姐淺,知道嗎?姐非常非常的愛你,雖然我姐走了,但我還在,我照樣會讓你幸福的,別想了,今晚和姐睡吧!好嗎?”,如煙心疼地吻了吻劉峰。

                                          劉峰點了點頭,跟著她下樓了。

                                          到了下面,劉峰看到大家都那么關切地瞅著他,小冉和小穎的臉上還掛著淚痕呢!婉玉的眼也是紅紅的。

                                          “對不起,我就是太心疼如夢一個人在那里,你們都忙自己的去吧!還有,小穎,你替我把她們送回去吧!家里也住不了這么多人了”,劉峰對小穎說道。

                                          大家見劉峰暫時也沒事了,就回房的回房,回家的回家了,不過琴琴和安妮留了下來,她們倆住到了小冉的房間里,束如詩母女和華如畫跟著小穎走了,不知道是住賓館還是住李香和小冉家里。

                                          吃罷晚飯,聊了一會兒天,劉峰把秦如璧的消息告訴了李茹等人,說她明天會準時去麗都國際的,然后,劉峰和如煙mu子進了房間,柳童則和李茹上去了。

                                          睡夢中,如夢的倩影不時的在劉峰的腦海里浮現,她總是那么心疼地叫著他寶貝,她說,她想死他了,她要一輩子摟著他,直到她死去。

                                          她一說到死的時候,他的渾身打了個寒戰,然后,哭了起來,他說,他不讓她死,要死一起死,她忙將他的嘴堵住,說,“寶貝,你就是姐的命,姐遲早要為你而死,但姐要你好好活著,不許跟著姐死,姐要你幸福,永遠幸福”,他說,“不,你走了,你離開了我,幸福就離開了我,我不會再有幸福了,我生生世世要你陪著我”。

                                          后來,劉峰就記得,如夢說著說著,突然,沖他一笑,就沒有影子了,急得他大聲地叫喊,“如夢,你回來,你去哪里啊?”。

                                          劉峰的喊叫聲將如煙驚醒了,她搖了搖他的肩膀,叫道,“寶貝,你做惡夢了,醒一醒”。

                                          劉峰睜開朦朧的雙眼瞅了瞅摟著他的如煙,就見她滿臉不安地看著他,“寶貝,醒了?剛才你做惡夢了,又夢到了我姐吧?”。

                                          “嗯,如煙,我想如夢,好想!”,說著,他那不爭氣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如煙趕緊吻著他,待他心情漸漸平靜下來,他們倆說了一會兒的話,天也破曉了,于是,他們干脆就起來了,這是劉峰這些天以來起來最早的一個早晨。

                                          其實,當他們到了客廳時,并不只是他們倆起來早,大家都起來了,因為,他們要早些準備一下,今天日月神教的美女們都要往省城去了。

                                          吃罷早飯,在李茹和柳童的帶領下,如煙,束如詩,華如畫,小雅和琴琴均坐上了車,孩子則交給了楊瓊和如云母女,婉玉和安妮也留在了家里,因為她們不是日月神教的人,不可以去的。

                                          臨別時,婉玉眼里滿是不舍的樣子,劉峰告訴她,開完會他馬上回來。

                                          路上,劉峰撥了撥秦如璧的電話,還好,她也已經出發了,她告訴他,齊如玉會去接她的,讓他不必擔心她。

                                          一路無話,經過不到兩小時的飛馳,車子進了省城,由于是很熟悉的道路,很快他們就到了麗都國際,李茹不時地在車上感嘆,國內的發展太快了,她說以前在電視里看到美國記者寫的與現在自己親眼見到的祖國簡直是天壤之別,這省城跟美國一些城市相比,不會差到哪里去的。

                                          到了麗都國際的門口,只見齊如玉帶著幾個漂亮的小姐在門口候著呢!一見李茹和柳童,齊如玉眼淚就流了出來,快步上前,叫道,“老教主,你們可回來了,想死我們了,二十多年不見了,大家都老了”。

                                          幾個闊別多年的女人都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上樓后,來到了麗都國際會議廳,十個月前,劉峰就是在這里和日月神教的主要骨干初次見面的,當時,如夢和他正處于熱戀之中,他們的感情以日劇增,濃情蜜意,讓人好不嫉妒!

                                          如今物是人非,斯人已經離去,還沒有邁進這個會議廳,劉峰陡然覺得心揪得厲害,悲愴之感襲上心頭,淚水禁不住直往下淌。

                                          劉峰忙掏出紙巾擦拭了一下眼睛,正好被一旁的如煙看到了,她心疼地握著他的手,在嘴上啵了一口,柔聲說道,“寶貝,姐知道你又想我姐了,別想了,看到你這樣,姐好心疼”。

                                          就在這時,從走廊里走出來了一個頂著大肚子的女人,劉峰抬眼一看,正是秦如璧,真快呀!沒有想到,秦如璧的肚子又大了不少。

                                          就見她羞澀地朝他們走來,如煙忙上前去,叫道,“秦阿姨,可見到你了,開完會后不要走了,跟我回去吧!跟我們生活在一起,事情既然發生了,你也沒有什么好躲的,你本來就是未婚的,和劉峰有了關系又不丟人,有了孩子更是好事,說明你們有緣分啊!”。

                                          秦如璧羞澀地說道,“副教主,謝謝你們的牽掛!我是不打算再走了,我也好想劉峰,老教主呢?”。

                                          如煙忙往里面一指,說道,“看,在會議大廳里面,剛才還念叨你呢!說怎么還沒有見到你,那我們也進去吧!”。

                                          進到會議大廳,大方桌四周已經坐了不少人,劉峰環顧了一下,大部分人不認識,

                                          劉峰和如煙坐到了一起,老教主李茹和柳童坐在了他們的對面,李茹往會場里瞅了瞅,然后吩咐道,“小姐,將門關上吧!”。

                                          會議廳的門隨即關上了,里面頓時寂靜了下來。

                                          李茹頓頓嗓子,悲痛地說道,“各位,你們這些年輕的教徒都是第一次見到我,由于歷史的原因,我和柳副教主一直生活在美國,而把偌大個日月神教交給了我的女兒李如夢,告訴大家一個不幸的消息。

                                          可能有些人也已經知道了,你們的教主李如夢已經在前幾日離世了,被歹徒用槍殺害了,俗話說,人無頭不走,鳥無頭不飛,所以,今天把大家緊急召集起來,是要選出新的教主,希望大家繼續共同協作,將我們日月神教的事業發揚光大”。

                                          說到這里,李茹停了下來,調整了一下情緒,因為,當她說倒如夢已經離世時,情緒幾乎失控,劉峰不禁為這個堅強的老岳母擔起心來。

                                          這些天,李茹將內心的極度悲痛完全隱藏了起來,隱得深深的,讓人根本就感受不到她的悲痛,其實,劉峰知道那是因為她的身體已經承載了過多的傷痛而麻木了,天下哪有白發人送黑發人不痛徹心扉的道理?

                                          會場上已經有人開始在抹眼淚了,畢竟,如夢在大家的心里還是非常有分量的,她的優雅大方,善良美麗,無不讓教內的弟子心服口服啊!她的突然故去對許多人來講還是太突然了。

                                          李茹接著說道,“根據我們日月神教千年來的歷史傳統,教主亡故后,由副教主接任,因此,從今日起柳如煙就是我們日月神教第54代教主了,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柳教主;

                                          接下來,我們就要選出副教主來,我宣布幾條副教主任職條件,第一,年齡不可以超過22周歲;

                                          第二,母親必須是教內的幫主級別人選;

                                          第三,武功基礎要好,有良好的體質;

                                          第四,要受過良好的教育,這點不是最重要的,因為一但選上了副教主的位子,教內可以安排她到國外深造的;

                                          根據我所掌握的資料,目前具備這幾點的有兩個孩子,一位是齊如玉齊長老的女兒,齊琴,另一位是束如詩束長老的女兒,小雅,所以,接下來,我們就要請大家來選,看看這兩個孩子誰將是我們日月神教第54代副教主”。

                                          李茹的話一完,下面就開始炸開了鍋一樣,大家交頭接耳地討論了起來,劉峰瞅了瞅束如詩和齊如畫,兩位岳母都顯得很沉靜,臉上淡淡地笑容,好像這事跟她們都沒有關系,這倒是讓劉峰對她們更加敬佩了。

                                          而當劉峰看了看琴琴和小雅時,兩個丫頭都摩拳擦掌的,躍躍欲試,其實,從內心來講,劉峰更傾向于琴琴,也許是和琴琴接觸的早些或者是小雅開始給的印象在他的心里打了折扣。

                                          幾分鐘后,李茹宣布,先讓琴琴和小雅公平地來一場比賽,比武功,因為她們兩都具備了基本條件,剩下的就是比武了,然后是現場的反應能力,副教主作為日月神教的第二把手,沒有良好的心理素質和機敏的反應能力肯定是不行的。

                                          眾人開始將桌子移到了一邊,給琴琴和小雅騰出了地方,倆人來到空地中間,相對而立,所有的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她們倆的身上了。

                                          李茹和柳童坐到了一旁,柳童說了聲,“好,我來宣布一下規則,雙方今天的比武,點到為止,一方將另一方打倒在地就算贏了,但條件是不許傷著對方,不許打對方的危險部位,至于哪個地方算危險部位,你們自己把握,好,我數一二三,你們就可以開始了”。

                                          “一,二,三,開始”,柳童叫道。

                                          就見琴琴一個漂亮的太極“懶扎衣”,亮了出來,非常地瀟灑,原來這丫頭還真苦練了一番劉峰教給她的太極拳;而小雅則是擺出了日月神教傳統武術架勢,與琴琴對峙了起來,幾番周旋后,小雅一個健步躥上來,單掌朝琴琴的臉部削了過來,琴琴撤身并探手要抓住小雅的手腕,小雅則靈巧地撤出玉掌,兩人在場中切磋了起來。

                                          十幾分鐘后,兩人的差距慢慢地顯現出來了,小雅浮躁的心態表露無遺,而琴琴則是不緊不慢地與小雅進行周旋,神情泰然自若,揮灑自如。

                                          就在這時,束如詩叫了一聲,“停”。

                                          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李茹忙問道,“束長老?怎么啦?”。

                                          束如詩走到兩個小美女前面,將琴琴的手舉了起來,說道,“琴琴,阿姨支持你,你贏了!”。

                                          小雅一看她老媽竟然支持琴琴,心有不甘地說道,“媽,我和琴琴妹妹還沒有分出輸贏呢!你怎么就支持她,不支持我呢?”。

                                          現場所有的人都饒有興趣地在看著束如詩如何說服小雅,就見她將兩個小美女拉到了一起,說道,“丫頭,不是媽不幫你,你本來就比琴琴大,而且,在這段時間的比試中,你并沒有顯示一點優勢出來。

                                          而擔任我們日月神教的副教主就是要有潛力,有可塑性,就算你略贏琴琴,媽也不主張你擔任副教主的位子,不是別的,因為我是你媽,我了解你適合做什么,你不會怪你媽媽吧?”。

                                          小雅見束如詩這樣一說,也不好意思再爭什么,只好沖琴琴一抱拳,說道,“琴琴妹妹,我棄權了,祝賀你!是真心的,我媽說得對,你確實比姐姐適合些”。

                                          小雅的大度和明理贏得了所有人的掌聲,李茹從一旁走了過來,擁抱了一下小雅說道,“好丫頭,真懂事,好好跟著你媽媽學,以后,你就可以繼承你媽媽的長老一職了”。

                                          小雅笑道,“謝謝老教主!我會努力的”。

                                          劉峰也走到小雅的面前,沖她豎了豎大拇指,說道,“小雅,你真了不起!”。

                                          小雅輸了比賽,但贏得了所有人的贊許,琴琴也忙走到小雅面前,說道,“小雅姐姐,其實,我打不過你的,我都已經快累趴下了,我已經盡全力了”。

                                          小雅知道,琴琴這是在給她臺階下,她于是摟著琴琴笑道,“琴琴妹妹,姐心里啥都清楚,別說了,好好跟著如煙姐干吧!姐姐支持你!”。

                                          看到日月神教的后輩們如此落落大方,相互扶持,相親相愛,李茹沖大家揮了揮手,示意大家重新將桌椅搬回原處,她說道,“大家趕緊坐過來吧!現在我們進行第二個步驟,新正副教主給大家講話”。

                                          重新落座后,李茹沖如煙點了點頭,如煙忙站了起來,給大家鞠了一躬,然后,坐了下來,無限悲傷地說道,“首先,謝謝大家這些年對我姐李如夢,和我工作的支持,今天,我想先請大家默哀三分鐘為我們的前教主李如夢的離世而祈禱”,說著,她首先雙手合十,緊閉美眸,將頭也低了下來。

                                          眾人見如煙這樣,也紛紛效仿,給如夢默哀,劉峰甚至還聽到了有人在低聲抽泣,這讓劉峰更覺十分傷感,但也對如煙的舉措充滿了感激。

                                          默哀過后,如煙接著說道,“謝謝!各位,這些天發生了很多事,大家也知道,我剛生了孩子,身體尚在恢復過程中,我希望在這段時間里,各位繼續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

                                          教內幾個主營業務的企業架構暫時不變,還是按現有的組織架構運行,四大長老要各司其職,維持教內業務的穩定;隔些天,我與咱們的男副教主要閉關練習本教核心武功。

                                          這期間,大家都不要打擾我們倆,職責范圍內的事大家要在分內解決,其他的我先不說了,下面,還是請新任副教主齊琴妹妹說兩句吧!”,說著,她將眼光投向了中間的琴琴。

                                          新副教主琴琴忙站了起來,也先給大家鞠了一躬,然后,抬起頭來,臉一紅,羞澀地說道,“各位阿姨,姐姐和妹妹們,大家好!其實,我是沒有資格擔任這個職位的,都是小雅姐姐讓我的。

                                          但是,既然我擔任了這個副教主的位子,我一定會努力把它做好,所以,今后的工作中,還要請各位前輩們多多指教,千萬不要保守,我現在可是什么也不懂的,最后,我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說完,又鞠了一躬,坐了下來。

                                          最后,李茹做了總結性發言,吃完中飯后,如煙帶著李茹和柳童逛了逛省城幾處繁華的商業街,買了點東東,這次會議就算這樣簡單地結束了。

                                          各長老帶著自己的屬下回她們的企業去了,當然,秦如璧沒有跟過去,他們要求她跟他們回家的,畢竟,再有幾個月她也要生了;束如詩、華如畫、齊如玉都回去了,小雅和琴琴仍舊跟著他們回了宜市。

                                          從省城回來以后,這幾天,劉峰和他的美女們每天周旋于劉氏和秀庭別墅之間,劉氏股份的各項發展都比較正常,李香關于上市的工作進展順利,不出意外的話,年底完全可以到深圳證券交易所中小企業板掛牌上市了;

                                          這些天回到家里后,劉峰幾乎都要抱一抱自己的幾個孩子,但是,他只要一抱著憶夢,淚水就會流個不停,如夢給他留下的這個他們愛情的結晶無時不刻地提醒著他對如夢深深的思念。

                                          有好幾次夜晚,劉峰都開車出去了,大家以為他是去酒吧散心去了,也就沒有人注意。其實,他是去了如夢的墳前,他陪她去了,即使那荒郊野外再陰森恐怖,再凄涼陰冷,但因為有如夢的存在仍讓他感到溫暖和踏實。

                                          他就坐在她的碑前和她說著心里話,因為他覺得如夢聽得到他對她的思念,感受得到他對她濃烈的愛。

                                          但是,劉峰是沒有睡著的,他擁著她,心情并不輕松,如今的婉玉是唯一讓我下不了決心離開的理由。她對他的愛是那么的濃烈,就如同他對如夢,如夢對他一樣,她的愛還很單純,就如同她的人一樣,難怪當時蘇可愛她愛的那么深。

                                          因為婉玉真如她的名字一樣,整個人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晶瑩剔透,無一絲的雜質在里面,她對他的愛是那么的純,像個初戀的小女生,她是那么的依戀他,依賴他,讓他時時感到自己身上有種責任,他要保護她,愛她!

                                          而同時,他的腦子里又有另一種聲音在左右著他,愛越深,傷越深,痛越長久,不是嗎?就是因為對如夢的愛太熾烈,太癡情,才會這么的痛苦不堪,才會陷入無窮無盡地思念里面;

                                          婉玉也是這樣的,她對劉峰的愛越來越濃,依戀越來越強,所以,這幾個晚上她才會這么的痛苦難熬,才會癡癡地候著他的來臨,可是,他真的可以永遠地陪著她嗎?他做得到嗎?

                                          而其她的人呢?小冉,小穎,小虹,李香等等,她們不一樣的那么依戀他?他可以帶給她們一輩子的幸福嗎?他沒有了這樣的自信,他怕自己的愛會給她們帶來無窮無盡的痛苦和災難,那不是他要的結果。

                                          吃完了早點,他們休息了一會兒,然后,劉峰就跟著如煙進了房間,李茹讓他們每天上午練習半個小時,將劉峰的內力輸給如煙,但千萬不能多和猛,否則如煙就承受不了。

                                          而且,輸入太多,對劉峰的內力也有影響,恢復起來也不容易,如果每天以這樣的量進行的話,對劉峰而言,沒有任何的傷害,也能達到最佳效果。

                                          但是,劉峰的內心里充滿了對如夢的思念,對世事難料的不安,對愛的恐懼,不是怕愛,是覺得愛不起,承受不了。如今的劉峰,早就沒有了半年前那種做“韋小寶”式的自豪和幸福了。

                                          他心里的負罪感越來越強,對世界的不信任感越來越強,看著家里的每個人都把他當成了皇帝,他不但沒有成就感和滿足感,相反,他覺得壓力越來越大,對未來也沒有了希望,他只想拋開一切,到一個沒有女人和溫柔鄉的環境里享受寧靜和孤獨。

                                          劉峰只是在等待著機會,等著劉帥完全將蘇摩爾接手下來,等待著如煙將日月神教的核心武功完全繼承下去。他深深地明白,人活著,不能只想到自己的感受,尤其是像他這樣一個身價上億的富豪和有著特殊歷史身份的日月神教副教主。

                                          他必須將自己的責任承載下來,必須給社會和歷史一個交代。他不能因為自己的離開而讓兩家如此龐大的企業走入沒落,讓成千上萬的人沒有了工作,失去經濟來源;

                                          他也不能因為自己的離開讓千年傳承下來的日月神教這個古老的教派就此敗落,神秘神奇的武功云雨心經和斷脈心經就此失傳,那他就真的成了歷史罪人了。

                                          “劉峰,想什么呢?”,婉玉見劉峰呆呆地坐在沙發上,一聲不吭,忙問道。

                                          “哦,沒事,媽,你有事嗎?沒事的話陪我去一趟公司吧!我想去公司看看”,劉峰笑著對她說道。

                                          “行啊!那走吧!”,婉玉興奮地說道,然后,站了起來。

                                          楊瓊忙問道,“那你們回來吃飯嗎?”。

                                          劉峰說道,“應該不回來,晚上再回來吧!”。

                                          告別家里的美女們,劉峰帶著婉玉向劉氏進發了。

                                          路上,婉玉笑道,“劉峰,你今天似乎心情好了點,”。

                                          劉峰笑了笑,但心里想,這也不是什么好事,它給我帶來了無窮無盡的快樂的同時,也帶給了我無窮無盡的痛苦,所以德緣大師說,人世間的事,因果輪回,相容相克,真是太對了!

                                          到了劉氏,保安見劉峰來了,臉上也綻開了笑容,并咔嚓一個敬禮,弄得他和婉玉都笑了起來,婉玉說道,“劉峰,看到吧!你的心情會影響很多人的,所以,你要快樂起來”。

                                          劉峰笑著點了點頭。

                                          劉峰打開辦公室的門,他將李香叫了過來,李香見了劉峰以后,也非常驚訝,覺得他現在的精神狀態特別地好,她笑道,“劉峰,看到你現在的樣子,我心里也踏實多了,剛才我們和小冉,還有李蘭她們都在說呢!

                                          想和你到外面去玩一次,去春游,你看,人家安妮都來咱們家這么長時間了,你都沒有好好陪過人家一次,你不能老活在如夢姐離開的陰影里,你必須走出去,我們要一個生活上活蹦亂跳,整天和我們在一起打鬧,工作中充滿了豪氣的老公,對吧!蘇阿姨?”,說完,李香笑著拉了拉婉玉的手。

                                          婉玉忙點了點頭,說道,“嗯!李香說得很對,我也喜歡這樣的劉峰”。

                                          李香將里面收拾了一下后,四個人帶著滿足出了愛的小屋。

                                          “劉峰,都中午了,我們去吃飯吧!”,婉玉看了看手機后,說道。

                                          “行,今天我們都去前面那條街上去吃火鍋,行嗎?”,劉峰說道。

                                          “好啊!要不把小穎,小雅、韓曉和安妮她們叫上”,小冉問道。

                                          “她們可能早就吃過了,要不你打個電話問問”,婉玉說道。

                                          果然,小妮子給小冉撥通了電話,一問,她們剛吃了,但小穎問他們在哪里,她們想過來陪他們,反正現在是中午時間,她們也沒有事情的。

                                          到了川府火鍋,他們剛叫上了鍋底什么的,小穎等眾美女都過來了,見劉峰興致挺高,她們臉上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并要求他下午帶著她們去游玩,說她們到了他們宜市后。

                                          他這個做老公的,就沒有帶她們這些絕色美女妻子去玩過,很不稱職,搞得他還真不好意思。畢竟,人家說得都對,還真沒有給她們其它的快樂,太不應該了。

                                          吃完了火鍋后,劉峰帶著眾美女上了一趟秀江和明目山,當然,劉峰把梅姐和蕭雨都叫上了,因為她們倆對宜市的了解比他多得多,一路上,李香,梅姐和蕭雨像三個導游一樣,給他的其她外地來的美女們講解著各處的名勝古跡,一行人玩得不亦樂乎。

                                          有幾次,蕭雨見她們不注意,把劉峰拉到了一旁,問他什么時候有空,她媽媽很想見他,他說,再等幾天,他這段時間還挺忙的,但蕭雨好像意識到了什么,秀美的臉上劃過一絲不安,這讓劉峰的心一揪。

                                          說實話,他對她是很愧疚的,因為,她和別的美女不一樣,不是她心甘情愿的,而當她真的愛上了他,他卻選擇了逃避,離開她,這讓他的心怎么能不揪起來?

                                          他們這一行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行人和游人的焦點,估計,她們這輩子也沒有見過如此多的絕色美女光臨她們的旅游之地,就算是婉玉這個快入老年的美女,也是萬一挑一的極品美婦,渾身上下充滿了貴氣和攝人心魄的魅力。

                                          靠!劉峰此生能擁有這么多的絕色佳人,一生何憾啊!

                                          回到市區時,已經是傍晚了,劉峰給家里打了個電話,說他們不回去吃了,就在外面吃點,楊瓊說,讓他不要喝酒,早點回去,免得她們在家里擔心,他說知道了,然后,掛掉了電話。

                                          他們在市中心的翠玉閣選了個大的包間,畢竟十來個人啊!點了一桌子的菜,大家高高興興地吃了起來,只有蕭雨一個人有些心不在焉。吃完飯后,劉峰給梅姐和蕭雨她們叫了輛出租車將她們送走了,蕭雨給劉峰揮手告別時,他看到了她眼里有兩顆清淚,這讓他的心再次痛了起來,他心里明白,他傷到她了。

                                          “劉峰,我覺得今天所有的人都很高興,就是這個蕭雨好像心事重重的,你們之間怎么了?”,婉玉上車后第一句話就問道。

                                          “是啊!劉峰,怎么了?我也覺得是,我還問了她,但她什么也沒有說,只是看了你一眼,我覺得肯定和你有關,劉峰,蕭雨是個好女孩,你就是把她帶到家里,我們也不會有意見的,你不要傷害她,女孩子愛上了男孩后,如果男的不愛她,那這個女孩很可憐的,明白嗎?”,李香也幫著蕭雨說話了。

                                          經過了十多天的練習,如煙的身體結構已經徹底地得到了恢復,內功也深厚了許多,由于又接受了劉峰的純陽內功,所以,基本上達到了練習云雨心經的要求,這些天,李茹已經將口訣傳授給了她,她也已經默誦的爛熟于胸了。

                                          前天晚上,李茹給他們幾個開了個會,說今天晚上如煙要正式和他練習云雨心經,練成后,隔兩天再練習斷脈心經,按道理,這兩種功夫不能安排得這樣緊湊,必須讓云雨心經的純陰內力在體內運行七七四十九天,才能練習更厲害的斷脈心經。

                                          但考慮到李茹和柳童隔些天要回一趟美國,她們想在離開之前將這些日月神教的傳承問題徹底解決掉,畢竟,她們也老了,不想再ca這份心思了。

                                          從早上起,整個別墅的女人都忙了起來,為了讓他們有一個安靜的環境,李茹叫其她大部分人今晚都出去住,楊瓊帶著如云和憶夢、思夢到小冉家去住;

                                          柳童帶著思成和李香去李香家里,家里只留李茹,婉玉和小穎,她們母女是大人,又是住在樓上,不會給他們造成干擾的,何況,李茹擔心劉峰由于練習過程中太旺盛,她和如煙兩個對付不了他,有婉玉母女在上面,可以替補一下,李茹考慮得可夠周到的。

                                          一個上午,大家各忙各的,劉峰和婉玉起來的比較晚,婉玉在房間里收拾,劉峰則自己下了樓。

                                          到了樓下,楊瓊已經在廚房里弄中飯了,因為她們吃完中飯就要離開秀庭別墅了,要留充足的時間給他們布置房間。

                                          李茹告訴了她們,練習云雨心經有很多講究,要做很多準備工作,不是說,兩人一****就可以了,要滿足很多條件的。

                                          所以,準備工作一定要充分些,不能有半點的疏漏,當然,這些規矩劉峰是知道的,但其她人都不清楚,日月神教的核心功夫是單口相傳的,因此,能流傳了一千多年算是奇跡中的奇跡了。

                                          見楊瓊一個人忙前忙后的,劉峰走進了廚房想去幫她,楊瓊正摘菜呢!見劉峰進來了,抬起頭來笑道,“劉峰,今晚好好練習,如煙比不得當時的如夢,知道嗎?

                                          不能大意的,我可聽老教主講過,有一定的危險性,還是小心點好,我們這些人可受不了你出什么事,明白嗎?”。

                                          “哦!好的,我馬上來,是不是在如煙的房間里?”,劉峰問道。

                                          “嗯,楊瓊,你做好飯不用等我們,你們自己吃吧!給我們留好就可以了”。

                                          楊瓊羞澀一笑,罵道,“壞小子”。

                                          劉峰和如煙都點了點頭。

                                          吃完中飯,楊瓊和如云帶著憶夢和思夢上小冉家去了,柳童則帶著思成去李香家,我叫關叔過來接的。

                                          她們一走,他們開始布置如煙的房間,從如夢的箱子里將武則天的畫像拿了出來,將武則天的畫像掛到了如煙的房間里,房間的四處開始擺滿了蠟燭,香等東東,搞得很神秘的樣子;衛生間里也弄上了香和蠟燭還有好多紅色的玫瑰,幾乎與第一次一摸一樣的。

                                          準備妥當后,他們回到了客廳里,如煙滿面潮紅,還沒有進行就可是激動了,李茹對如煙說道,“丫頭,日月神教的傳承就靠你了,你姐不在了,你要負起這個責任來,好在我們有劉峰。

                                          否則,真的是日月神教的滅頂之災了,當時如夢那丫頭說劉峰肯定行,我還不太信,現在看來,如夢沒有看錯人,這小子沒有讓大家失望”,說著,滿意地瞅著劉峰。

                                          這時候,婉玉和小穎也從樓上下來了,婉玉對李茹笑道,“李大姐,你們這個要多長時間啊?”。

                                          “啊?還有我的事呀?”婉玉一聽,欣喜地問道。

                                          劉峰朝她眨了眨眼,意思是歡迎她的加盟。

                                          婉玉幸福地嗲了劉峰一眼,他們倆秋波暗遞讓如煙和李茹都笑了起來。

                                          一晃到了下午四點,他們早早地吃了晚飯,然后開始坐在沙發上聊天,到了六點左右,劉峰讓小穎上樓去了,因為,她是有了好幾個月的身孕的人,

                                          “如煙,你現在感覺如何?”,李茹忙問道。

                                          如煙柔聲說道,“李媽,我覺得體內充斥著一股力量,感覺很好,我們是不是成功了?”。

                                          “丫頭,劉峰,你們成功了,今晚你們倆就這樣抱著睡吧!讓你們體內的陰陽混元氣充分地相融合,說不定你們也能達到當時劉峰與如夢丫頭那種心意相通的境界呢!那蘇家妹子,今晚就委屈你了”,李茹說道。

                                          如煙練成了云雨心經沒有兩天,在李茹的親身協助和指導下,劉峰陪著如煙將斷脈心經也練成了,因此,現在的如煙與幾天前相比,功夫精進太多了,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從練成了云雨心經和斷脈心經的第二天開始,如煙和如云都已經到劉氏正式上班,劉氏股份的管理馬上就變得更加順暢了,如煙畢竟是管理學專家,整個公司到處呈現出了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就連市委楊書記也帶著他的四套班子到劉氏來視察過幾次,每次都豎起大拇指夸劉峰,說他管理井井有條,劉氏股份前途無量。其實,劉峰心里想,劉氏能有今天主要是如夢和如煙的功勞。

                                          他其實沒有做什么事,只不過有幸遇上了如夢她們姐倆,遇上了日月神教,還有這些愛他和他愛的女人們,當然,也包括了關叔,劉帥等親朋好友。

                                          劉帥在蘇摩爾的整理整頓也取得了階段性成果,由于有了韓香的協助和劉峰的充分授權,他的改革勢如破竹,將公司的不正風氣全部整肅過來了。

                                          劉峰打電話給他,讓他繼續努力,家里的事他不用ca心,李蘭這邊啥事也沒有,放心地在那邊好好干,這小子說劉峰把重擔都給了他,自己活得滋滋潤潤的。不過他也說,他希望劉峰這樣活著,他要看到一個快樂的劉峰,一個快樂的好兄弟,看到劉峰從失去了如夢的悲傷中恢復了過來,他干得也更有勁了。

                                          劉峰看到他的各項事業俱以重新步入了正常和快速發展的軌道,他的心也徹底地放了下來。

                                          接下來的一個月中,劉峰幾乎每天不管白天黑夜,都是在愛中度過,讓他的美女們樂得發瘋,她們哪里知道,這是劉峰遁入空門前的一個預兆。他只是要通過這樣的方式向她們表達他對她們的愛和歉意。

                                          因為,她們不知道,美女行長的被害,蘇凡的被害,甚至于鄭彪的被擊斃,都讓劉峰深深地感到了生命的脆弱和無奈。到最后如夢的離去,更讓劉峰頓悟了德緣大師的話,貪念是苦難和災難之源,他每天活在這無休止的貪念之中,豈不是活在了苦難之中?

                                          豈不是讓我愛的女人們活在了苦難之中?更何況,如夢這個他最摯愛的女人,她的為他而去,讓他的生活已經徹底沒有了目標,沒有了愛情,沒有了斗志,雖然每天沉迷于她們這些香艷的肉體里,但,心卻越來越冷。

                                          把這些問題想通了,劉峰心豁然開朗,他明白,對婉玉的牽掛,對小穎的牽掛,對小冉的牽掛,對小虹妹妹的牽掛,對如云的牽掛,對秦如璧的牽掛甚至與對楊紅,對梅姐。

                                          對蕭雨等等這些美女們的牽掛,都會隨著他的離去漸漸淡化,這個世界少了誰,太陽照樣照射到大地上,照樣普照到每個人的身上,難道不是嗎?那他還需要牽掛什么?

                                          劉峰在送走了李茹和柳童兩位岳母的第二天,他給婉玉,如煙、關叔、劉帥和蕭雨分別留了一封信,然后,悄然離開了宜市。

                                          婉玉:

                                          我最愛的岳母大人:

                                          當你收閱此信時,我已經毅然決然地離開了這個紛紛擾擾的塵世,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去了,但對你的牽掛和愛是永遠留在了我的心中,直到我的靈魂不再。

                                          我辜負了爸爸的臨終囑托,辜負了你和小穎的期望,即使我不走,你們擁有的也只是我行尸走肉般的軀殼,因我的心已經隨著如夢的離世而冰冷了。

                                          我走之時,已經將我在蘇摩爾的印鑒留了下來,并有一封委托書和任命書,我已經任命劉帥做蘇摩爾的總裁了,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劉帥已經完全進入了角色,可以單獨對蘇摩爾進行管理了,一旦由你去宣布對他的任命,更是名正言順,他的能力將會得到更大程度的發揮。

                                          為了對權力有個制約,我已經擬了一份委托書,若蘇摩爾發生緊急事情,你可以委托如煙進行全權處理,無需報告董事會批準,你只要在上面簽字就可以了,我已經簽了字。

                                          媽,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媽了,請你不要來找我,也不要因為我的離去而傷感,小穎還需要你,我和小穎的孩子還需要你,請您保重身體。

                                          祝我最愛的岳母大人身體健康,平平安安。

                                          您不孝的女婿:劉峰留字

                                          甲戌年五月二十日

                                          如煙:

                                          我的親愛的愛人

                                          當你打開這封信的時候,你的寶貝已經永遠地離開了你,從今往后,世界上不再有劉峰這個人了,這是我最后一次這樣稱呼自己了。但是,你放心,你的寶貝沒有選擇死亡,而是選擇了他想要的生活。

                                          用另外一種方式去表達他對你的愛和祝福,對我們的兒子思成的愛和祝福,記住,請不要來找我,請尊重我的選擇,因為,我的心已經冷了,對紅塵不再眷戀。

                                          劉氏蘊含了我爸畢生的精力和大家共同奮斗的結晶,又即將要上市了,從社會的角度分析,劉氏已經不屬于某一個人的,它是社會的,因此,我懇求你,用你的聰明才智將劉氏繼續做大做強。

                                          至于財產問題,你按照你自己的想法進行分配,我已經在信封里留有我的印鑒和授權書,也請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幫我完成心愿,待我們的思成長大后,讓他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將劉氏繼續發揚光大,在此,你的寶貝叩首致謝!

                                          其她的我摯愛的女人們,我唯有對她們道一萬句,千萬句“對不起”也難以表達我對她們的歉意和造成的傷痛,特別是秦如璧和李香、小穎等等,她們都已經懷了我的孩子,而我卻選擇了對世俗的逃避,永遠地離她們而去。

                                          我非常明白自己的離開會對你們造成多大的傷痛和打擊,但我的心意已冷,情已逝,無法勉強自己,每天行尸走肉般活著,生不如死!

                                          小妮子是我永遠的牽掛,還請多關照,其她如韓曉等也請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多關心關心她們,關于杰西卡和安妮,你替我向她們致歉吧!杰西卡是我一時好奇造得孽,你告訴她如果她能留下來是最好的,即使她要走,也請你好生待她;

                                          安妮你也好好做做她的工作,讓她不要再來找我了,上次她說要辭去航空公司的工作過來陪我們,請你早些通知她吧!就說我已經死了,讓她也死了心吧!

                                          你的寶貝再次致謝!

                                          最后,祝我摯愛的如煙永遠健康美麗,祝日月神教萬古流芳!

                                          你最心愛的寶貝:劉峰留字。

                                          甲戌年五月二十日

                                          關叔關嬸:

                                          我最尊敬的叔父嬸嬸

                                          當二老見到此信時,我已經離開了宜市,去了一個你們找不到的地方,你們也不必來找我,因為你們不孝的侄兒心已經死了,對凡塵不再有絲毫的眷戀。

                                          當下決心寫這封信的時候,我心潮澎湃,內心充滿了對二老的愧意,我知道,二老從來都是把我當成自己的兒子或是女婿看待,我從小到大被你們關心關愛的場景歷歷在目,可以說,你們不是我的父母卻勝似我的父母,再次,侄兒叩首致謝!

                                          關于小虹,這也是我永遠的傷痛,從小到大,我都把她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無奈,今年,我們還是發生了實質性的夫妻關系,讓我的心痛到了極點,我無意冒犯她,卻還是一時之念害了她,叔,嬸,侄兒該死啊!

                                          今年的公司的股份制改革時,我已經劃了一定的股份給小虹,以前一直沒有告訴你們,是怕你們告訴小虹,使她無心上學,今天我就告訴你們,這些股份和每年的分紅也足夠二老養老和小虹富足地度過這一生了,這算是我對二老盡的孝心吧!

                                          我父母及如夢的墳,希望我嬸沒事的時候給她們收拾收拾旁邊的雜草,這是我最后一個心愿了。

                                          最后祝二老健康長壽。

                                          你們不肖的侄兒:劉峰留字

                                          甲戌年五月二十日

                                          蟋蟀:

                                          我親愛的兄弟

                                          當你打開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了劉氏,去過自己向往的生活去了,你不必罵我,我知道,你看完這封信時,一定會罵我的,但請你將你胸中的怒火暫時平息。

                                          一個人對生活沒有了興趣,對人生沒有了期待,對愛人沒有了激情,那就是行尸走肉,痛苦無比。

                                          我之所以有今天,不能簡單地歸咎于如夢的離世讓我產生了這樣悲觀厭世的想法,從我爸爸,行長,蘇總及鄭彪等人的離世,這近一年來,我經歷了許多人一輩子經歷不了的苦難和幸福,經歷人生中的大喜大悲,悲歡離合交織在一起。

                                          我頓悟,的確如佛光寺德緣大師所說的,人生下來就是苦的,苦的根源在于各種貪念,不管你現在是春風得意還是窮困潦倒,最終會由于貪念的驅使而遭遇苦難,我無意將我的思想向你灌輸,也怕向你灌輸,因為,我心里非常明白,我是個悲觀主義者。

                                          我們兄弟從相識到相知,至今已近四年了,這些年來,我們在一起度過了多少個快樂的日子!我們一起學習,睡覺,打架甚至于陪你去泡妞,想起來就覺得那些簡單的生活其實才是幸福和快樂的。

                                          在我們相交的這些年,尤其是這近一年來,我在仔細地觀察著你,其實,你比我更適合做企業,你天性樂觀,自信,加上聰明也努力,我從一開始就在著手給你提供充分的機會以便讓你能施展你的才華,將你的才華變成社會財富,讓你的人生更加的精彩。

                                          今天,我將偌大的兩個企業托付與你,也是迫不得已,希望你不要辜負我對你的期望。我是這樣安排的,你待劉氏上市后,你就做你的副總裁,協助如煙管理劉氏股份,起到副手的作用;

                                          而蘇摩爾,你是主帥,收到我的這封信之日起既出任蘇摩爾的總裁一職,現在正是趁熱打鐵,是最佳的時機,你的改革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效,韓香作為你的助理協助你工作。

                                          一年之后,你和韓香都會在蘇摩爾擁有一定的股份,協議我已經擬好在我媽那里,關于你的任命書,我的岳母會隨此函帶過去,請一如既往的努力工作,將蘇摩爾繼續發揚光大。

                                          蟋蟀,記住,不要試圖來找我,即使找到了也改變不了什么,我心已冷,心已死,對塵世不再有絲毫的眷戀,家中老小及公司之事俱以托付,還請悉心關照。

                                          祝你及家人永遠健康快樂!

                                          你最親愛的兄弟:劉峰

                                          甲戌年五月二十日

                                          蕭雨:

                                          親愛的:

                                          這是我最后一次這樣叫你了,說實話,你是我這輩子覺得最愧疚的女孩,由于我的畜生行徑讓你有了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次遭遇,讓你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身子遭到了我的玷污。

                                          事到如今,即使我用千萬句致歉的話也難以抹平對你心靈和身體的創傷,為了表達我對你的歉意及對你父母的孝敬,請你接收我的一片赤誠,在信封里還有一張五十萬元的現金支票,你拿著它去給你父母買套房子吧!這是我僅能表達歉意和孝心的方式了。

                                          我知道,你看了這封信后,會非常生氣,但是,請你相信,我是真誠的,我的離開不是針對你,更不是因為我不想對你負責任,而是我對人生沒有了進取心,對愛人也沒有了愛情,我自私地選擇了我自己想要的生活,到了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今后若你有任何需要幫助,盡可以去找柳總,她會幫你的。

                                          最后祝我的蕭雨永遠年輕漂亮,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你最親愛的朋友:劉峰

                                          甲戌年五月二十日

                                          下午,劉峰通過郵局特快專遞已經將信分別發給了她們,晚上,吃完飯后,他借著出去散步的機會,身無一物,只留了幾百元錢打車離開了宜市,先回了一趟農村老家,他要上如夢的墳前看看,要陪她說說話,告個別。

                                          車子沒有進村,劉峰讓司機在村口等他,然后徒步到了他父母和如夢的墳前,看到又長滿了雜草的新墳,他忙蹲了下來,將墳周圍的雜草清理了一下,然后,坐到了如夢的墳前,說道:

                                          “如夢,我要走了,以后來的機會就少了,但是我會用另一種方式永遠與你在一起,我們的靈魂將永不分離!”。

                                          劉峰與如夢說了一會兒話后,他再來到了父母的墳前,也清理了一下雜草,說道:“爸,媽,兒子不孝,即將遁入空門,出家為僧,所幸你們已經有了孫兒和孫女,她們會將我們劉氏的事業繼續發揚光大的。

                                          今日一別,不知何時再來看望二老,兒子給你們磕幾個頭吧!”,說著,劉峰跪在父母的墳前磕了三個響頭,然后,站了起來,向村口走去。

                                          出租車到了向劉帥縣城方向的宜市郊外,劉峰下了車,選擇了徒步向劉帥他們家縣城出發了,他要用這樣的方式,表達他遁入空門的決心,表達他不再眷戀紅塵的決心。

                                          劉峰從跨步向前邁出的第一步開始,他頓覺心情無比輕松,看看遠處影影綽綽,層巒疊嶂的高峰,仰頭凝望繁心點點的夜空,他再次頓悟,其實,大自然才是最美的,哪怕是在朦朧的夜色之中!(本文完)
                                      湖北11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