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撒旦總裁的前妻 > 正文 完結

                                      正文 完結

                                      作品:撒旦總裁的前妻 作者:紫煙飄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你的?”唯一微挑秀眉輕輕問道。

                                          “呃……,是。”冥夜絕慢慢的點點頭,心不由的撲通通跳了起來。

                                          死就死吧,反正總有一天他也會告訴唯一,現在說了也好,省的天天提心吊膽的怕唯一會發現。

                                          那些個男人們看到冥夜絕一臉壯烈的樣子,忍不住暗暗的笑了起來。

                                          活該,他也有今天,終于有報應了吧!

                                          “你不是什么也沒有了嗎?”唯一上前一步,嚇得冥夜絕立刻倒退一步。

                                          “是……,是梵說,如果你知道我還有產業的話會再次把我趕走,我……我……”冥夜絕說的支支吾吾,始終說不出那個‘怕’字。

                                          “怕我把你趕走?”唯一淡淡的接口,心中微微一疼。

                                          這個男人啊,為什么老是做這些讓她窩心的事?

                                          “是,可是我真的沒有想要騙你的意思,我只是在等一個合適的機會再告訴你,我……。”冥夜絕急急的解釋著,真是后悔當初聽了冥夜梵的。

                                          “為什么要叫‘唯諾’?”唯一抬手打斷了他話,再次問道。

                                          “對你的承諾,一輩子的承諾,今生不再分開的承諾。”冥夜絕苦笑一聲,說的心驚膽戰。不知道她會不會信自己的話。

                                          “阿呸,丫頭別聽他的,他只是花言巧語的想騙你而已,別被他騙了。”上官浩呸了一聲,走到唯一身邊說道,一臉的憤怒。

                                          為了他,暖兒都好幾天不理他了,這次也讓他嘗嘗這滋味。

                                          “對對的,丫頭啊,別被他騙了,這樣的男人不能信。”老二見機不可失,立刻開也走了上來。只有這樣,唯一才有可能忘了他們今天對這個男人車輪戰。

                                          “是啊,這么大的事他都能瞞著你,還有什么事不能瞞的?”老四也上來湊熱鬧。

                                          “嗯嗯。不錯。”老五也害怕事情不復雜一般,用力點著頭。唯獨笑面虎長了記性,深深看了看依然平靜無波的唯,走到自己的老婆的身邊沒有在摻乎這件事。這些男人們快要完了,他敢保證這些他們的下場絕對比他還慘。

                                          “唯一,別聽他們的,我沒有那個意思,‘唯諾’的所有財產我一開始就用了你的名字,不信我可以拿產權證給你的。我沒有騙你,真的,你要相信我。”冥夜絕狠狠的瞪了那幾個落井下石的男人一眼,緊緊抓住唯一就怕她又會掉頭就走。

                                          “那你相信我嗎?”唯一嘆了一口氣,輕輕問道。對于他時時刻刻的擔心有些心疼。

                                          “我……,”冥夜絕慢慢低下了頭,他不是不相信她,只是有那么多的男人天天挑撥離間,害得他疑心多了一點而已。

                                          “你要像我相信你一樣相信我,要不然我也會很累的。”唯一嘆了一口氣,反握住他的大手。

                                          “丫頭……”眾男看著唯一握住冥夜絕的手,詫異的怒喝一聲,她怎么可以這么輕易的就相信這個男人?

                                          “哥哥們,我早說過他是我的男人,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是什么樣的人,他隱瞞我只是因為不想我離開。難道說,你們犯了錯的時候不會心虛?不會怕自己的女人不原諒自己而隱瞞一點點事?還是說,你們認為女人原諒你們的錯誤時天經地義的,就算錯了也不必請求原諒?或許你們也認為,男人只要犯了一次錯,女人就沒有原諒他的必要?”唯一咄咄逼人的看著眼前的幾個男人,眼中冒出了火花。

                                          因為太了解冥夜絕的性格,所以知道他心中的擔憂,因為愛他,所以她選擇相信他的話。

                                          “丫頭……”幾個男人急的差點蹦起來,唯一從小就固執,可他們沒想到她竟然這么固執。

                                          “嫂子們,你們說我說的對嗎?”唯一沒有理會幾個跳腳的男人,轉身問身邊的幾個女人。

                                          “對,當然對。唯一,我支持你。”暖兒溫柔的拉起唯一的手,對她露出一個安心的笑。

                                          “是啊,男人有幾個沒有犯錯的?如果真想你們剛才所說的那樣,我們豈不是不必原諒你們了?唯一我支持你。”又一個嫂子站出來。

                                          “我也是。”幾個女人此起彼落的同時說道,與男人立刻站成了兩道陣線。

                                          “呃……”男人望著那些倒戈的女人們,頭上冒出了一道道的黑線。

                                          這丫頭簡直太小心眼了,居然存心陷害他們。

                                          “哥哥們難道不認同嫂子們的話嗎?”唯一直直的盯著那幾個男人問的輕柔,卻是字字帶針。

                                          “認同,當然認同。”男人連忙點頭,就怕一個晚了回去會被自己的女人吃了。

                                          “那就沒什么問題了,我們繼續。”唯一輕輕挽起冥夜絕的胳膊對眾人嫣然一笑,就好像剛才什么也沒發生一般。

                                          “什么?那個在一個月前迅速崛起,眨眼間壟斷市場的‘唯諾’是他的?”被陽光籠罩住的小院子突地傳出一道驚雷般的大吼。

                                          “是啊,他還說當初那個公司是唯一的名字,所有的東西都在唯一名下。”一個沮喪的聲音有氣無力的慢慢響起。

                                          “這樣說來,我們唯一一個能站住腳的借口也沒有了?”上官老爺子嘆了一口氣,慢慢皺起了眉。

                                          “找什么借口啊,這樣的好男人到哪兒去找,就是你們也未必能做到這點吧?好了,從今天開始不許再為難那小子,否則不但唯一饒不了你們,就是我,也饒不了你們。”聽到這里,上官老夫人狠狠的瞪了一眼上官老爺子,優雅的轉身走進了廚房。只剩下眾男人大眼瞪小眼一臉吃驚……

                                          “唉……”男人們一聲長嘆,撲通通趴到了沙發上。

                                          完了,最后一個掌權的女人也站到了冥夜絕一邊,他們是注定要輸的了。

                                          事情轉變的太快,讓冥夜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那些男人不再時時刻刻盯著他,反而盯上了唯一,一看到唯一就拉著她跑的一天不見人影,讓他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唯一,他們天天找你干嘛?”這天好不容易唯一沒有出去,冥夜絕抱住她柔軟的身子,郁悶的問道。

                                          真不知道那些男人在想什么,不好好的抱著自己的老婆,天天拉著他的唯一干嘛?

                                          “干嘛?嘿嘿嘿……”想起這個唯一賊賊的笑了起來,小臉埋在他的懷中不停的聳動。

                                          除了笑面虎外,其余的哥哥可是天天睡冷床,日子久了那些男人自然是忍不住了,就天天跑來讓她想辦法,辦法她當然會想,只是她又怎么能便宜了那些欺負絕的人,這些天就是在讓他們吃苦頭呢。

                                          “小壞蛋。”看著唯一臉上的賊笑,冥夜絕寵溺的敲了她的頭一下。

                                          他現在才知道自己的小笨蛋原來竟有那么多的鬼點子,每每讓那些哥哥們吃了虧卻還在感謝她,真是讓人又氣又愛。

                                          “絕,我們永遠都會在一起的,對嗎?”唯一躺在他懷里聽著他咚咚的心跳,輕輕問道。

                                          “嗯。”冥夜絕輕輕順著她的發絲,重重的點點頭。

                                          “絕,我愛你。”唯一輕輕呢喃著,頭在他的懷中輕輕蹭著,惹的冥夜絕的心頭的氣血翻涌,一股熱流竄遍全身,擁著她的胳膊越加用力,輕輕撩開她的衣服,順著她的曲線慢慢向下移去。

                                          那個‘愛’字,他依然不太會說,只能這樣表達自己的濃濃的愛意。

                                          “砰砰”冥夜絕剛覆上唯一的身子,門上就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丫頭,你在里面嗎?丫頭?”男人急躁的聲音隔著門傳了進來,敲門聲越來越高,越來越快,一副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樣子。

                                          冥夜絕像是沒有聽到外面的聲音一般繼續著自己的動作,有時候真的很討厭這些男人們,總在他情緒激昂的時候來打擾他們。

                                          “絕……絕,停下,要不然待會兒他真的會破門而入的。”唯一拉住他作亂的手,嬌喘著的說道。

                                          “唯一……。”冥夜絕嘆了一口氣停下了動作,看著身下的人兒一臉的欲求不滿,說什么也不想離開她。

                                          “呵呵,別這樣嘛,我保證過了今天,他們絕對不敢在這么做了,好不好?”唯一悄悄移動著身子,就怕待會兒門口的那個男人真的會闖進來,到時候她可就難看了。

                                          看著她的詭笑,冥夜絕搖搖頭認命的起身,看著唯一利落的穿好衣服就跑了出去。

                                          那些男人的詭計絕對不會比唯一少,他相信明天他們不敢再來敲門,一定也會用別的辦法讓他們開門的。

                                          不過在這里他有了從來沒有過的幸福感覺,那些男人雖然時不時的來找麻煩,但他們卻總是適可而止,不會太過分。

                                          看著床頭的全家福,冥夜絕笑的滿足。

                                          這就是他的家,妻子、女兒、家人他都有了,他再也不會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了。

                                          (本書到這里全部完成,希望沒有讓你失望,有什么心聲可以到我的圈子里說哦,待會兒我就我的圈子地址發到簡介下面,用你們的會員名登陸就可以哦!)
                                      湖北11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