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絕色天下之極品棄妃【舒歌】 > 正文 完結

                                      正文 完結

                                      作品:絕色天下之極品棄妃【舒歌】 作者:舒歌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番外 第二章 最后的結局(全文完)

                                          “傾城宇,忘兒不是已經明確的拒絕你了嗎?你怎么還來?沒事回你的嘯天國呆著去!”冷無邪一見這情形,立刻站起,擋在霧忘的身前。

                                          軒轅烈幾人也一同滿臉怒容的望著傾城宇,前段時間,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找到了他們居住的竹林里,更是不知道跟誰學的一招,每個晚上都舉著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跟他們的女人求愛!現在居然又找到了這里,當著他們的面向他們的女人求愛!

                                          他們的女人的男人已經夠多了,不能繼續多下去了!

                                          可著該死的傾城宇就是不知道放棄,仍舊鍥而不舍的追著。

                                          傾城宇聞言,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仍舊深情的望著霧忘,說道:“忘兒,從你離開嘯天國之時,幾十個夜里,我都無法入眠,那時,我才發現,在不知不覺間,我已經愛上你了。為了你,我可以跟軒轅烈一樣放棄皇位,只希望能夠追隨在你的身邊。”

                                          聞言,霧忘嘴角抽了抽,這表白夠惡心,望著眼前的玫瑰花,問出了一直想要問的問題,“是誰告訴你,用玫瑰花求愛?”

                                          一旁看戲的歐羅聽到霧忘的疑問后,登時臉色突變,嘿嘿笑了兩聲后跑到霧忘的面前,抱住霧忘的胳膊,說道:“娘,不管是誰告訴他的,他現在唯娘親不嫁啊!娘看在他這么誠心的份上,就娶了他吧。”

                                          “是啊,是啊!歐羅說的很好,忘兒就娶了我吧。”傾城宇順藤摸瓜,連忙諂媚的笑道。

                                          幾個男人一聽,立刻急了,連忙高呼道:“不行!”

                                          被謹瑜纏住的軒轅皓一邊推開謹瑜,一邊隨著慕容灃幾人聯合抗議道。“不行!”

                                          霧忘冷笑三聲,原來是歐羅在背后搞的這些動作。否則身為古人的傾城宇怎會現代男人使的那些追女人的手段?陰冷冷的看向歐羅,寒聲道:“傾城宇給了你什么好處?”

                                          歐羅干笑三聲后,知道坦白從寬的道理,老老實實的交代:“嘯天國的天下。”

                                          “該死!”霧忘怒罵一聲,想不到她還挺值錢的,能夠換的嘯天國的天下。

                                          “霧忘姐姐,你將皓讓給我后就少了一個男人,那你就收了傾城宇吧。”謹瑜松開抱著軒轅皓的手,轉身看向霧忘說道。

                                          聞言,軒轅皓不樂意了,怕霧忘真的將他送給了謹瑜,連忙說道:“我什么時候答應跟你在一起了?我的心里只有忘兒一人!”

                                          謹瑜抬了抬眉,眼內蓄滿淚花,指著軒轅皓說道:“皓,你好無情。我這么愛你,你怎么可以這么對我?”

                                          “謹瑜,他是我的男人。”霧忘冷冷的掃了一眼謹瑜,她這戲演的真浮夸。

                                          謹瑜瞪大眼睛,更是一臉的委屈狀,“霧忘姐姐,只是一個男人,你都不愿意讓給我嗎?況且你這么多的男人,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干嘛這么小氣啊!”

                                          “我不想說第二遍。”霧忘面色一沉,氣色不好的說道。她的男人,絕對不會送人或者拋棄。

                                          聽到這里,軒轅皓樂了,立刻上前,抱住霧忘,旁若無人的熱吻起來。登時大殿內,燃起了一片火熱。

                                          謹瑜嘴角猛抽。

                                          其他幾位男人舔著嘴角,忘兒的小嘴很甜,他們也想親。

                                          歐羅渾身起雞皮疙瘩,他可不希望這大殿內,一會將上演肉搏情欲戰。

                                          傾城宇嫉妒的望著在他面前,熱吻的兩人。心內,一片火炙熱的燃燒起,若是當初他沒有做錯事就好了,他就可以親上他日夜想念的唇了。

                                          “嘖嘖,我知道了,你們可以停止了,只不過是想要跟你們開個玩笑而已,想不到你們還要認真。被人上過的男人,我不屑要。況且皓還是霧忘姐姐的男人,我更不能要了。”謹瑜實在受不了眼前的刺激,連忙說道。

                                          聞言,唇齒相接的兩人沒有離開彼此的唇,相反更是親的天雷地火。讓一旁的幾個男人看的那叫一個欲火焚燒啊。

                                          良久,終于,兩人松開彼此,軒轅皓一臉幸福的說道:“忘兒,我愛你。”

                                          霧忘笑著點頭。

                                          “忘兒,讓我跟隨你可好?”逮到機會的傾城宇又一次的開口。

                                          霧忘黑眸閃動,有些不耐煩,“現在不是時候。”

                                          “那什么時候才算是時候?”鍥而不舍的追問。

                                          “等到錢江河的水干涸了就行。”某女尋了個基本不可能實現的事情說道,誰都知道錢江河水有多深,怎么可能干涸?

                                          一旁的幾個男人竊笑,一場愛情保衛戰,他們不戰而勝!

                                          傾城宇重重的點了頭,道:“好!忘兒你等著,不會用太長時間的!”話落,一陣風似的消失。

                                          霧忘等人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呆愣幾刻鐘。

                                          “他瘋了?”謹瑜和歐羅同時出聲。

                                          霧忘等人共同點頭,是的,他瘋了!

                                          幾日過后,傾城宇終于徹底消失不見人影了,霧忘幾人也獲得了清凈。

                                          而謹瑜自從來到龍騰國后,就開始物色男人,聽說幾個夜里,她的房間,經常出入不同的男人,以至于,沒過多久,一個早上,八個男人一同狀告到歐羅的面前。說是謹瑜玩弄了他們的感情與身體,卻不負責任。

                                          后來在歐羅公正嚴明的裁判下,本想玩一夜情的謹瑜,這一趟龍騰國之行,被迫收了八個男人。

                                          不過說是被迫,誰知道呢,反正那幾個夜里,都能聽到謹瑜與幾個男人歡快的聲音。

                                          沒過多長時間,謹瑜懷孕了!

                                          但是,孩子的爹是誰,不清不楚!

                                          八個男人每日在謹瑜的面前上演著,我才是寶寶的爹的戲碼。最后弄的謹瑜心煩不已,差點要喝藥打掉腹中胎兒,幾個男人見狀,終于安靜下來。

                                          另外,從竹林趕來的彎月和清兒,在看到霧忘和謹瑜這么幸福后,立刻尋找起屬于自己的幸福。

                                          彎月因為太過保守,曾經被男人傷透過心,所以,再也難以接受任何男人的感情,雖然身邊的男人不斷,每個夜里也從不孤單,但是她堅持與這些男人是床伴的關系,至于感情?抱歉,她沒了。

                                          而清兒與彎月大問小異,她只想一輩子在霧忘的身邊伺候,所以,也從未有成親的打算。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每個人都有了自己的生活重心。

                                          但是,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從寒潭下而來的騰,越來越不對勁。

                                          每日嗜睡,瞳孔的顏色越變越淡,最后竟然成了銀色!

                                          霧忘幾人問其原因,他閃爍其詞,并不回答。

                                          最后霧忘只能冷著臉威脅,“說出原因,為何短短數日,你就會有如此變化?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啊,騰你說啊,究竟是怎么回事?”冷無邪急問道。

                                          身穿白衣的慕容灃皺著眉,沉聲問道:“騰,你是不是根本就不能離開寒潭?”

                                          騰在寒潭能夠活幾千年,而且還有那些很多能力,可自從出了寒潭后,他們發現,他的那些能力已經逐漸消失。這很不尋常!

                                          “若是你繼續隱瞞對誰都沒有好處,快點說出來原因!究竟是怎么回事!”軒轅烈面色冷凝的追問。

                                          霧忘犀利的眼睛緊盯著騰,只要騰不說出原因,誰也保證不了她接下來會做些什么。

                                          騰嘆了一口氣,終于坦白道:“本來我以為離開寒潭后,不會有什么,大不了就會減少一兩千年的壽命,可誰知我的能力在消失,就連生命跡象也以超出我想象的流失,恐怕我只有一年多的性命了。”

                                          “什么!怎么會這樣?那我們回寒潭是不是就有解決的方法了?”霧忘眸光一緊,立刻追問。

                                          騰苦笑搖頭,“我離開寒潭已久,恐怕現也在已經換了統領者。我們回去也沒有立足之地。”

                                          “哦?沒有我們立足之地?是嗎?”霧忘冷笑,雙眸半瞇,迸發出嗜血的光芒。

                                          “騰,我們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幾個男人立刻說道。

                                          聞言,騰緩緩的笑了,“不要為我白費力氣,我比你們任何一個人都了解那里。”走出那里,就別想回去,現如今,他有今日的下場,怨不得他人。不過,他是幸福的,因為這一生能夠與心愛的人在一起,就算讓他現在死了,他也沒有任何遺憾。

                                          霧忘心一痛,這幾個男人當中,騰是最后一個跟著她的,但是,沒想到他卻要這么快的離開她。騰所說的她很明白,寒潭下的世界根本就不在她的掌控之中,可是,她絕對不能讓騰就這么離開了!

                                          突然,靈光一閃,霧忘想到了鷹月堡山崖下的山洞!那里與寒潭下一樣是個無法預知的地方!

                                          “騰不會有事的。”

                                          五年后

                                          北冥國

                                          八月十五,月圓之夜。

                                          某男人終于完成了人生中的大事,那就是,將錢江河用了五年的時間用盡各種辦法抽干,最后里面一滴水都沒有。

                                          最后費勁心機,吃盡苦頭,終于找到了霧忘等人居住的地方,竟然是個懸崖中間的山洞內!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爬到了山洞內。

                                          人還未到,聲先到:“忘兒,這回你沒有任何理由拒絕我了吧?”

                                          山洞內,幾人聞言,錯愕不已,他竟然找到了這個地方?!

                                          ________完結__________
                                      湖北11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