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皇上纏愛粉嫩小皇后 > 正文 完結

                                      正文 完結

                                      作品:皇上纏愛粉嫩小皇后 作者:龜小琳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    “那就拜托盡快拿主意!抓她們的可不會像你這么慢性子,對方既然能知道你身邊有高手,又能把人支開,也不會笨到哪兒去,不會明知道會有人去救,還磨磨蹭蹭地保全她們的。”

                                          “我知道。”不只是知道抓走寶寶的人隨時都可能對她不利,更知道……若是知道他身邊暗藏著高手,絕對不可能是有人發覺,一定是和之前皇宮里傳來的消息有關聯!有人從中作祟!

                                          “混蛋!”平時不曾顯露的殘虐浮上眼角,軒轅玨此刻猶如修羅一般,烏黑的臉色加上狠厲暴虐的眼神,墨承楓不禁開始慶幸,還好自己和他不是敵對的關系。

                                          這種人,能不招惹便不招惹。

                                          “玉面神醫已經去找能替寶寶解蠱毒的人了吧?就算寶寶現在很難受,你也無濟于事。如果真的想救他,還是快點想辦法看怎么找到藏匿她們的地方吧!”

                                          “……那還不容易?”軒轅玨沖墨承楓冷笑了一下,扯唇道:“反正是哪個混賬干的已經清楚了,只要稍微挑撥一下,該漏的自然就都漏了。”

                                          “什么?”墨承楓聽得云里霧里,唯有一點讓他不敢掉以輕心。

                                          軒轅玨過于銳利的視線總是停留在他身上,那眼神分明是在暗示著什么。

                                          “你想讓我把人引出來?”話出口的同時,幾乎已經肯定了這一推測。

                                          “你也說了,事不宜遲,還不快去?”

                                          墨承楓沒有動彈,反而以一種很微妙的眼神上下打量著軒轅玨。

                                          “有問題?”

                                          上位者理所當然的語氣讓墨承楓的嘴角閃爍起難辨喜怒的笑容。

                                          “……你這是在命令我?”

                                          “人是一起被綁去的,另外的那個,難道你不想救?”軒轅絕不以為意地冷嗤,再懶得和他廢話,招來暗衛使喚去確定青嵐的行蹤,好隨時把人帶到他們所在的地方。

                                          墨承楓古怪地嘟囔了一句,“我不去難道你還能只把寶寶帶回來不成……”

                                          可轉念一想,萬一寶寶的情況真的不太妙,這家伙真的有可能只記得寶寶,忘了沐沐的事情。

                                          無奈之下,墨承楓只能按軒轅玨說的做,不管怎么說,那的確是最快捷的方法。

                                          ※※※

                                          說是和時間賽跑或許有夸張之嫌,可事實卻也八九不離十。恨情殺人從來不會手軟,要是指望她會留情,除非天下紅雨,若是不趁著她還沒下狠手的時候盡快,等待他們的就怕是兩句冰冷的尸體。

                                          皇上大叔獨寵小丫頭 第七十三章:遍體鱗傷

                                          書香屋 更新時間:2012-2-19 14:42:27 本章字數:2452

                                          恨情一步步地走近沐沐,直到兩者之間只剩下不到一步的距離,卻又忽然停了下來,把鞭子往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教眾身上一扔,伸出手,“給我把刀。”

                                          沐沐猛吸一口氣,就連被痛楚折磨地要死要活的寶寶也在聽見‘刀’這個過于犀利的字眼時微微張開了嘴。

                                          “沐沐……”

                                          袖子被人輕輕地拉住,沐沐看見身后明明自己都快撐不住了仍然想把她拉開的寶寶,心里一暖,也多了點勇氣。

                                          “我沒事的,放心!”

                                          深吸了兩口氣,沐沐毫無形象地破口大罵道:“你丫的不就是仗著自己有點武功有點勢力嘛!你裝逼什么呀你!我告訴你!我不怕你!有武功了不起?當教主了不起?你也不看看你那德行!”

                                          橫豎都是一死,倒不如痛痛快快地罵上一頓再說!沐沐不顧恨情乍變的臉色,罵得越來越來勁。[kanshu.]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怎么著?畫那么厚的妝用來遮丑啊?不化妝就見不得人是不是?長得丑沒關系,長相是爹媽給的先天不良那也是沒辦法的,可你也用不著特意再后天養成,讓它愈演愈烈吧?巴不得沒人知道自己其貌不揚是不是?”

                                          “!”恨情氣得渾身發抖,可好半天愣是半句話都沒說出來,飄羽教的教眾們更是白了臉,驚恐中又帶著詫異地盯著勇氣可嘉的沐沐。

                                          真不知道該說她是膽色過人還是不知死活了。

                                          寶寶本來已經難過地要暈過去了,可聽沐沐痛罵,嘴邊竟也擠出了點笑容來,不只是胸口,四肢,現在甚至連肚子都開始疼起來了。

                                          真挫敗。

                                          “其貌不揚也就算了,你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覬覦墨承楓?人家是一等一的帥哥,你站他旁邊也不怕寒磣人?還是妝畫太厚了臉皮也跟著變厚了?你不嫌丟人我都替墨承楓趕到丟人,周圍有事沒事總跟這個一個調色板——”

                                          “你給我閉嘴!”手臂抬起,利落地一刀劃了過去,沐沐雖然嘴不曾停,可也有注意著那把刀,或者應該說除了嘴再動,她的眼睛卻是一直緊盯著那把很可能致命的兇器的。

                                          于是,第一刀本來應該是承載著恨情慢慢的怒氣的致命一刀卻被沐沐的胳膊擋了去,胸口沒刺成,左臂上卻留下了一道長約十五厘米的印子,鮮紅的血液開始染紅淺色的衣袖,沐沐的臉立馬就白了,從來沒受過這么重傷的她毫不猶豫地大叫了出來。

                                          “啊——!”

                                          雖說叫了還是會痛,可至少能稍微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把痛楚降到最低,也不管第二刀是不是會落下來,沐沐眼見著那么多的血冒出來頭皮就一陣發麻,趕緊扯下裙角的一條飛快地往傷口上方纏。

                                          “這還只是個開始,想止血?”恨情胳膊一甩,刀上留下的血跡在地上劃出了一道長印。

                                          “那我們可就要比比了,看看到底是你止血的速度夠快,還是我的刀落得更快——!”

                                          “!”

                                          第一刀被擋住了,恨情的攻勢反倒沒那么猛烈了,前一秒還在不停地罵著她,現在卻任她宰割,這種反差不是很有趣嗎?

                                          仔細想想,恨情是打算今天就干凈利落地把這兩個女人解決掉,可她的初衷并不是一刀了斷,寶寶也許可以如此,可是對沐沐,她本就是打算要好好折磨一番的,結果差點因為沐沐的挑釁就便宜了她。

                                          打定了主意,恨情也不特意瞄準要害,只是對著沐沐的胳膊,腿揮動著手里血琳琳的刀子。

                                          沐沐的臉色越發慘白,身上的顏色卻非常有反差性地更加刺目起來。

                                          “怎么樣?是不是開始渾身發冷了?”恨情毫不憐惜地往沐沐已經有好幾道傷口的腿上劃了一道,面目猙獰,“畢竟流失了這么多血,我看你也挺不了多久了吧?”

                                          若是會武功的人,受這么點傷只要點穴止血,根本不會放在心上,可換到沐沐身上,大概再加幾道傷口,她也就差不多會失血過多而昏迷了吧?然后很快就會斷氣……

                                          就這么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到底是哪里值得吸引那個冷漠成性的墨承楓?

                                          “看來墨教主的眼光也不怎么樣嘛。”恨情掃興地替著倒在地上嘴唇蒼白的人,“怎么?不是罵得很開心嗎?不繼續罵了?就這么點傷就說不出話來了?”

                                          寶寶和沐沐都已經奄奄一息,可仍然互相靠著雙雙含怨瞪著恨情。

                                          如果她們真的死了,一定會變成鬼折磨死恨情!

                                          “算了,看你們都要死不活的樣子,我也不想再浪費時間了。”

                                          恨情的一句話讓兩個人心里都為之一顫,下意識地對望了一眼,心沉到了谷底。

                                          軒轅玨很厲害,墨承楓也不差,可到底……還是沒能趕過來救她們嗎?

                                          地上的血流的很多,恨情每往沐沐身上劃一刀后者都會想方設法躲開,所以血跡到處都是,其實也沒有多到真的很驚人的地步,只是范圍太廣,看著很滲人。

                                          恨情看到這么大范圍的血和沐沐似乎奄奄一息的模樣,也失了興趣一般地把手上的刀子扔了。

                                          “把斷腸散給我。”冰冷中帶著殘忍笑聲的聲音仿佛來自地獄。

                                          這回可真完了,沐沐聽到‘斷腸散’這三個字就幾乎任命地閉上了眼睛。

                                          寶寶則眼角含著淚水嘴里仍然念叨著那她無比想見到的人。

                                          “大叔……玨……”身上的痛楚只增不減,這種痛楚比上一次還要劇烈,臨死前想見一見大叔都不行,嗚嗚……這輩子是不是就這么完了?如果真的被恨情弄死了,是從此死掉,還是會回到以前的世界去?

                                          不想回去……原來的世界里有媽媽,有爸爸,還有姐姐,可是獨獨沒有最疼她最愛她,也是她最愛的大叔……
                                      湖北11选5直播